txt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90章 被她深爱

第90章 被她深爱

        顾眠快要疯了,双手紧紧抓着他身前的睡衣,娇羞的嗓音像是猫叫,“霆深......”



        厉霆深吻住了她,但还在继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薄唇贴着她滚烫的唇瓣,“厉太太,你是水做的吗?嗯?”



        顾眠羞愧难当,“你别说了......”



        厉霆深打趣道,“可怜杨妈,已经睡下了,又要被叫起来换床单了。”



        顾眠的脸更红了,“不用,我自己换!”



        “好。”厉霆深亲了下她的脸蛋,“我去抽根烟冷静一下。”



        顾眠知道他一定很难受,但还是坚持取悦她。



        顾眠心疼,“外面凉,披上外套。”



        “好。”



        露台上,厉霆深靠在大理石围栏上抽着烟。



        隔着落地玻璃,能看见主卧里顾眠正在换床单的身影。



        厉霆深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



        他曾经想过放顾眠自由,但是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他想,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他在贪恋顾眠的爱,想要一直被她深爱着。



        就像过去一样。



        ......



        翌日一早,顾眠准时去上班。



        虽然请了假,但她并没有闲着,有空就翻看医书,这些天在医院已经把带去的几本医书看完了。



        顾眠把书放回到书架上,身后传来路朗先生的声音,“眠眠。”



        “师父。”



        “看你精神不错,我就放心了。”



        “谢谢师父,我本来就没什么事。”顾眠压低嗓音道,“师父,霆深的情况,有可能医治得好吗?”



        “你没给他诊脉吗?”



        “他很抗拒,我怕他会有应激反应,所以没敢强行给他诊脉。”顾眠道,“毕竟医院那边给出的诊断是很严重的,说很难治好。”



        “我现在说不好,想要治疗,也得先让我诊断。”



        “那我再想办法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接受治疗。”



        “嗯。”路朗先生问道,“男人那方面出问题,情绪就会跟着不对劲,有的甚至会出现家暴,把不满发泄在妻子身上,他没有欺负你吧?”



        “当然没有,霆深不是那样的人,他有底线的。”



        “那就好。”



        ......



        傍晚,顾眠准时下班回到云悦湾。



        杨妈已经做好了晚饭。



        两个人正吃着饭,厉霆深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接起电话,“什么事?”



        “哥,你快回来一趟!”厉星泽的声音大到顾眠都能听见,“奶奶晕倒了!”



        两个人皆是一惊,急忙放下碗筷往厉家赶去。



        厉老夫人身体算是硬朗的,上次晕倒还是厉霆深出车祸的时候。



        顾眠急了一路,到厉家后,迫不及待给床上昏迷的厉老夫人把脉。



        “怎么样?”厉霆深问道。



        “应该是气急攻心导致晕厥,等醒来保持情绪稳定就不会有问题。”



        “那就好。”厉霆深松了一口气,转头望向厉星泽,“究竟是怎么回事!”



        “哥,你问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把奶奶气到晕倒的。”厉星泽撇撇嘴,“奶奶无意中知道你跟爸闹僵的事情,去找了爸一趟,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她刚回到家就晕倒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不是说过这件事不许让奶奶知道?又是你多嘴的吧?”



        “怎么可能!”厉星泽辩解道,“你以为奶奶真在家里养老不问世事了?她的眼线多着呢,集团生变怎么可能瞒得住她!”



        厉霆深明白过来。



        老太太在厉氏集团有自己的眼线,不足为奇。



        厉宏宣听到厉老夫人晕倒的消息,匆匆赶来,跟厉霆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厉老夫人没醒,没有人敢擅自离开厉家,所以今晚都住了下来。



        厉霆深在三楼房间里办公,顾眠则是在二楼陪着厉老夫人。



        “大少奶奶。”张妈走进来道,“先生请您去一趟他的书房。”



        张妈嘴里的先生,是厉宏宣。



        顾眠点头,“好,你在这里守着奶奶。”



        “是。”



        厉宏宣的房间在二楼,书房在房间隔壁。



        顾眠站在书房门口,深呼吸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进来。”



        里面传来厉宏宣的声音。



        顾眠开门进去,“爸,您找我。”



        坐在书桌后面喝茶的厉宏宣抬抬手,“坐。”



        顾眠走上前,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厉宏宣虽然年近五十,却保养得很好,俊朗的脸上看不出半分苍老的痕迹,说是厉霆深的哥哥都不为过。



        加上出身豪门,身上自带矜贵气质,举手投足间都充满着魅力,也难怪有那么多女人心甘情愿当他的外室为他生孩子。



        厉宏宣看着顾眠,素来冷硬的嗓音温和了几分,“那天我打了你,你没生气吧?”



        顾眠摇了摇头,“霆深受伤,是我的责任,我没有资格生气。”



        “你很懂事。”李宏远从善如流,“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应该动手,你不生气就好。”



        顾眠问道,“爸,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直觉告诉她,厉宏宣找她可不是说这事的。



        厉宏宣打开手边的抽屉,直接从里面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她的面前。



        顾眠低垂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是三个亿。



        没等顾眠问,厉宏宣便开口道,“顾眠,当年你身为霆深母亲的护工,把她照顾得很好,嫁给霆深这三年,也一直很听话,这是你应得的。”



        顾眠开口道,“爸,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您的钱。”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厉宏宣喝了一口热茶,道,“这不是给你的奖励,而是给你的补偿,你和霆深离婚的补偿。”



        顾眠一怔,“离婚?”



        厉宏宣淡淡看着她,“你们原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要不是霆深他奶奶喜欢你,也不会拖到现在才离婚。”



        顾眠清楚地捕捉到了他眼里的不屑。



        正像他说的,门不当户不对,她这样的普通人,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顾眠沉默片刻,平静地开口道,“爸,我答应过霆深,不会跟他离婚。而且现在他的身体变成这样,我有责任照顾他。”



        “正因为他废了,你们才更要离婚。”厉宏宣的眼底漫出了冷意,“霆深身为厉家继承人,是不能有软肋的,可他居然为了你挡刀,那就意味着,将来想要对付他的人,只需要直接对你下手,就能威胁到他,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