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真千金重生,这恶毒后娘我不当了在线阅读 - 第450章 你不要欺人太甚!

第450章 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位官差大人,在下行动都不便,怎会来纵火?我们是正经商队,只是恰好路过此地,还请行个方便。”

        廖时玉冷笑:

        “正经商队?现在天都要黑了,正经商队会选择这个时候出城?这里离城也没多远,这么一点路就停下来歇息?”

        青年眯眼,

        “原来阁下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廖时玉讥笑,

        “你说呢?”

        青年阴沉着脸,用力一挥手,

        “上!”

        十几个护卫纷纷拔刀,冲向廖时玉。

        廖时玉冷哼一声,不退反进,冲过去一阵拳打脚踢。

        一声声惨叫接连传出,这些人功夫还算可以的,但在凶悍的廖时玉面前根本不够看,没多长时间,就倒在地上纷纷哀嚎起来。

        再看那个青年,已经推着轮椅,往山脚下跑了,速度还挺快。

        “你逃得了么!”

        廖时玉疾冲过去。

        刚到近前,青年突然将身躯往前一躬,轮椅的靠背下面突然射出了点点寒星,密集如雨,直扑廖时玉面门!

        廖时玉临危不乱,脚下一点,原本前冲的身形竟然横移数步,躲开了主要打击面,剩下一些寒星,被他掌风击落。

        没有停留,他再次追了上去。

        刚要将手抓向青年后背时,那靠背上方突然钻出两把匕首,扎向廖时玉的手掌。

        “花样还挺多!”

        廖时玉冷笑一声,一阵风卷过,人已经绕到了青年的前方,再次抓去!

        青年往后一仰,其中一个扶手上突然射出三枝蓝汪汪的毒箭。

        距离太近,廖时玉急忙后退,同时挥出掌风。

        青年阴着脸咬着牙,正准备再做一些动作时,身下的轮椅突然往前一倾,他整个人顿时翻了出去。

        而他的轮椅,却凭空不见了。

        青年回头发现轮椅没了,顿时愣神。

        还没等他想通怎么回事,廖时玉又冲了过来。

        青年怨毒地看着他,等将要靠近时,他突然长身而起,双手连挥,一时暗器如狂风暴雨般,劈头盖脸地扎向了廖时玉。

        这人竟然不是真的瘸子!

        廖时玉身经百战,虽然对此有些意外,但他对对方的暗器早就有了预料,前冲的势头不变,整个身躯向后仰倒,双脚向对方绞杀过去。

        “扑通!”一声,青年被绞得连摔几个跟头,吐出一口鲜血,还待反击时,已经被廖时玉捏住了咽喉。

        这人虽然狡诈多端,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终是徒劳。

        但由此也说明了,这个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你是谁?”廖时玉当场审问。

        青年已经被他绑了起来,话是可以说的,他咬牙道:

        “在下龚平,就是一个行商!你作为朝廷官员,无故打劫商队,肆意妄为,就不怕被人告发吗?”

        廖时玉:

        “不怕!”

        自称龚平的青年沉默,脸色难看。

        廖时玉看着他,心里也有很多疑问,

        “你是不是认识我?”

        龚平:“我怎么可能认识你。”

        廖时玉:“那一开始我说我是暗衣卫的,你好像并不奇怪?也没要求验明身份?”

        龚平沉默不语。

        廖时玉站起身来,将那些还没死的护卫一个个丢在了马车上,也不管他们人堆人有多难受,然后走到山坡后。

        这个位置,那伙所谓的商人被挡住了视线,看不见这里,他相信,他媳妇会知道什么意思的。

        果然,一根纤细的手指凭空出现,在他肩头一点。

        “嗖”,廖时玉消失不见,出现在了空间里。

        “媳妇,把那太子丢出去,我试一试那个人的反应。还有,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不会这么简单,你就继续藏在空间里,暂时不要出去。”

        姜明月担忧道:

        “人都抓住了,还有危险吗?”

        廖时玉摇头,

        “难说,万一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你就在暗中盯着,咱们也有个后手。”

        姜明月应下。

        廖时玉出去,将太子提了过去,丢在龚平的身前。

        “你认识他吗?”

        说完,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龚平眼中的惊骇之色一闪而过,几乎微不可察,随即惊叫道:

        “他是当今太子殿下!他如何在你手中?”

        廖时玉:

        “你不是说,你是普通行商?怎么会认识太子?”

        龚平道:

        “我的妹妹就是殿下的奉仪,我如何不认得?我来此地,就是为了寻找太子!”

        “哦?”

        廖时玉大感意外,这家伙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龚平:

        “太子是何等人物,我没有寻到太子,自然不会到处宣扬,现在见到了,自然就要说了。”

        “你还挺懂事。”

        奉仪属于太子的小妾,当今太子小妾有点多,他是其中某一个的哥也有可能,但他这个理由,廖时玉是不信的。

        之前为什么偏不说呢?

        都被打成那样了,护卫都死了好几个。

        只要他点明一下这层关系,无论如何,他以及他的手下就不会这么惨。

        这件事情开始有趣起来,他不知道这家伙到底隐瞒了些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

        “是太子让你来寻他的吗?”

        龚平点头:“正是,大约一个时辰之前,他告诉我,让我来这里接应他。没想到,他竟然在你手里,请你把他交给我。”

        廖时玉果断拒绝,

        “那不行。就凭你的一面之词,就想得到太子,你想什么呢?”

        龚平沉默少顷,问道:

        “那你想把他怎样?”

        廖时玉:

        “自然是带他回皇宫。”

        龚平似乎松了一口气,

        “既如此,我也不勉强,你带回去,也是一样的。那我就告辞了。”

        “你也不能走!”

        廖时玉一脸讥笑,“你的嫌疑并没有消除,你还是得跟我回一趟衙门!”

        龚平咬牙,

        “你不要欺人太甚!太子若是知道了,没有你的好下场!”

        廖时玉戏谑道: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问,太子为何昏过去了?难道是你早就知道了?”

        龚平低下头,

        “太子在你手中,昏迷自然跟你有关系,我又何必多问。”

        “你不想知道他怎么昏迷的?”

        “你会告诉我吗?”

        “你说对了,我不会告诉你。”

        廖时玉不再废话,将他也丢上马车,最后将太子也丢了上去,然后亲自驾车,往城中赶去。

        他们在这里一番激烈的打斗,拖马车的马儿却没有乱跑,这是战马才具备的能力,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伙人并不简单。

        但是,没跑几步,意外再次发生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