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九十一章 不识抬举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九十一章 不识抬举

        浮龙营地内,人来人往,忙中有序。

        李庆跟着小朱穿过小半个营区,来到钟甫元的大营帐外,小朱按了按手,示意李庆在外稍候,容他先进去禀报一声。

        “有劳伯超兄了。”李庆微笑着,在来的路上,两人难免闲聊几句,交换个姓名,自然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小朱的全名是朱伯超,看着年轻,实际年龄却比李庆要大上半轮,跟着钟甫元已有四年半了,是钟副主任的秘书,更是钟教授的学生。

        听着帐内传出的钟甫元和汪延明的笑声,李庆心中明白,真正叫自己来的其实不是钟甫元,更是汪延明。

        帐帘从里面被掀开,朱伯超笑着朝李庆招了招手,“进来吧,老师已经等候多时了。”

        李庆信步而入,不卑不亢地向两人问了好,举止从容,不见丝毫紧张之色。

        这时,李庆才有机会好好地打量着这位钟副主任,他的眼眶很深,深灰色的眼眸说明了他北方人的身份,法令纹也开始变得明显,在岁月的侵蚀下,这位钟副主任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老,但这却并不影响他的睿智,能当上古遗迹开发与保护协会的副会长,凭的,只是他的真才实学。

        没有任何的盘外信息,秦阳好给出的译文截止于“向浮龙山进发”,而李庆现在却已经是进入了浮龙山中,失去了一切可供参考的范本。

        汪延明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来介绍道:“甫元,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李庆,很不错的年轻人,对古代信仰学有一定的研究。”

        “范本昌的《天都二十四正神考录》,都在这儿呢。”汪延明拍了拍李庆的心口,意思是对于书中的内容,李庆都谙熟于心。

        “哦?这么冷僻的书你都看过?”钟甫元跟着汪延明站起身来,脸上的惊讶神情,倒也不似是逢场作戏,“年轻人不错。”

        说着,钟甫元主动伸出手来,李庆见状,自是赶忙握了上去,笑着说道:

        “都是汪所长教导有方,他常常说‘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次来浮龙,听说是进行一些与古代神灵有关的发掘,不管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知识,看一些书是应该的。”

        李庆心中暗暗汗颜,这《天都二十四正神考录》里提到的二十四位神灵,他就只知道一个排名靠后的祭月圣尊而已,但汪延明都那么说了,他自然不可能说自己其实什么都不会而拆领导的台。

        钟甫元呵呵一笑,另一只手点指着李庆,道:“谦虚,真正有本领的人,都很谦虚嘛。”

        “还要多跟两位教授学习才是。”李庆适时接话,钟甫元既然以礼相待,那他李庆,自然也不会吝啬给他这个面子,商业互吹嘛,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三人说笑了一阵,汪延明一句话切入正题,道:“刚才甫元跟我讲了,我们这些人,主要分为两个组,一个是发掘组,另一个是探索组,依我看,李庆你就待在发掘组吧,你那些古代信仰学的知识,对我们发掘工作,很有帮助,甫元,你觉得如何?”

        钟甫元道:“的确,相对于探索组来说,发掘组的工作专业性要强一些,也没那么危险。”

        李庆微微一怔,问道:“不知这‘危险’二字,是怎么个说法?”

        “你是延明的救命恩人,我也就不瞒你。”钟甫元递过去一个眼神,朱伯超就识趣地去了帐外放风。

        待帐帘重新被放下时,钟甫元才继续说道:“分成两个组,是上面定下的策略,一开始我也是不理解,我们考古工作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探索组的说法,但真正到了这里以后,我才知道这片浮龙山脉中,原来另有玄机。”

        “九折浮龙,玄机暗藏,这里面,有看得见的危险,也有看不见危险,看得见的危险,就是原始森林中的动物、植物,在我们为探索组中每一个探索队都安排了军队护送之后,这些倒也不足为虑,最关键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危险。”

        钟甫元顿了顿,道:“这看不见的危险,就涉及到古代信仰学的内容,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这些东西是不能写进报告里的,历代的考古行动,一旦与这些东西有所牵连,死伤必定不在少数,不让你去探索组,也是为了你好。”

        李庆心中讶异,在进山之前,他就知道浮龙山的发掘行动定然会涉及方尖碑,涉及源质,涉及古代神灵。第一座方尖碑是在浮龙出世,商庆号列车也被妙目圣尊的动过手脚,与神灵对垒、接触五色源质,亲身经历第一座方尖碑发掘的全过程,这些都在李庆的预料之中。

        令李庆感到意外的是,钟甫元话中的意思,分明是之前的发掘行动也与古代神灵有所牵扯,而且这所谓的古代神灵,多半指的就是《天都二十四正神考录》中的那二十四位正神之一或之二。

        “古代神灵只不过是高序列的超凡者”,这是李庆的猜想,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序列、源质、方尖碑,那方尖碑的出世,源质的出现,序列超凡者的粉墨登场那就是早已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如两百年后的人们所认为的那样,一切都只开始于厚照十二年。

        一个人错,两个人错,还则罢了,但所有超凡者一起出现认知上的错误,这就不得不让李庆心生警惕。

        汪延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你自己的想法呢?”

        事情有些大条,李庆决定先不去想它,他沉吟片刻,道:“两位教授的好意,李庆心领了,我觉得,我去探索组,才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知识优势。”

        “胡闹!”汪延明眉头皱起,敲着桌子,“你不懂其中的厉害,在火车上那一次,你是赢了,这不假,但那次赢得有多么侥幸,你自己心里难道没个数么?”

        这一刻,李庆仿佛有一种被看穿了的错觉,自己在商庆号上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在汪延明的掌控之中。

        李庆承认,在听到钟甫元关于古代神灵与考古发掘的说法后,他的心的确是乱了,超凡的觉醒推翻了他对以往世界的认知,宋秋的传授让他在废墟上重新搭建起一个全新的世界,而现在,这个重新搭建起来的世界被撼动了,甚至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是因为你那两个室友么?或者仅仅是因为那个赵紫涵?”汪延明却不知道李庆心中的震动,自顾自地说着,“如果是这样,那就把那个姓赵的丫头,一起调到发掘组,还和你一个队,一起工作。”

        李庆破妙目圣像,败圣尊残识,这是救了整车人性命的大事,而汪延明一方面是为了报恩,另一方面则是赏识李庆,他力主让李庆在发掘组工作,似乎也合情合理。

        若是在之前,李庆必然也会这么想,但现在的他,心里却有了另一种想法。

        汪延明与钟甫元二人如此执意于将自己放到发掘组,会不会是别有用心?

        在商庆号上,李庆见识了这个试炼境的荒诞,或许还可以将其归咎于妙目圣尊,在浮龙镇上,先是与迷失者接触,后又无意知道了济世堂的存在,让李庆有了更多的考量,而现在,钟甫元又说及了古代神灵,种种因素累加之下,由不得李庆不多想。

        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李庆站起身来,抱拳执礼道:“多谢汪所长,但,我觉得还是探索组更适合我,我好动,静不下来。”

        说完,李庆也不久留,转身掀开帐帘,出了营帐,就好像刚才的畅谈,不曾发生过一般,

        营帐内,汪延明并没有暴跳如雷,但从他极力克制的神情却不难看出,这位汪所长,显然是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不识抬举!或许这四个字,就是汪延明心中对李庆的评价。

        “甫元……”汪延明刚要开口,钟甫元就举起了手,汪延明怔了怔,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就让他去探索组吧,还有那个赵紫涵,也跟他一块儿去。”钟甫元缓缓开口说道,他转头看了汪延明一眼,又说:“这个年轻人,有冲劲。”

        突然,钟甫元话锋一转,道:“老汪,这可不像你啊。”

        汪延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干我们这一行的,可得时时提防,时时当心才是。”钟甫元语重心长地说道,“当初我们那个班,到现在,只剩不到一半了吧。”这句话的语气很怪,让人听不出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

        说着,钟甫元也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汪延明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迈步往营帐外走去,像是能看见里面的情形似的,在钟甫元走到门口的时候,侍立在外的朱伯超,及时的为钟甫元掀开了帐帘。

        汪延明一动不动地坐在营帐里,脸上的神情,无悲无喜。

        他和钟甫元是大学时的同班同学,研修的,自然也是同一个专业。

        古代信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