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七章 济世堂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七章 济世堂

        第二天一大早,李庆在与遵循着严格生物钟醒来的王崇明打了声招呼,算是完成了交接后,便离开了丙子号房间。

        李庆负责值夜,一宿没睡,却不觉丝毫困意,他没有选择像现实中那样遁入阴影,他担心会在试炼境中遇到其他的迷失者。

        非必要,不要轻易在试炼境中动用超凡能力,这是经过昨天的事情后,李庆自己总结出的一条经验。

        明天的这个时候,古四二七所的队伍就要向浮龙进发了,他必须在此之前找到让赵紫涵醒过来的方法。

        刀剑客的剑,或者说萧成的剑,不是那么好接的,赵紫涵虽然得了星海源质,但也仅仅是稳住伤势不再恶化而已,要想好转,依李庆看来,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决计不成,而现在的他们,显然没有十天半个月可以耗费。

        一直以来,李庆都清醒的知道,这里不是现世,而是试炼境,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与主线偏离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他能做的与想做的,只是把三人的行程,扳回正轨。

        萧成与顾燕舞,在现实中,必定是同阶中的佼佼者。萧成的剑给李庆留下了极深刻的影响,一对一的情况下,李庆觉得自己的胜率绝对不超过三成,而顾燕舞,虽然没有见到这位观星者出手,但作为萧成的女友与出生入死的同伴,其实力,必定也是差不到哪儿去。

        昨天能胜,还是占了人和与天时吧,萧、顾二人毕竟是迷失者,只要抓住他们心理上的弱点,再行击破也就不是难事。

        李庆的兜里,穿着王崇明写了药方子,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些药方定是属于南联盟军中不能外传的机密,但不管如何机密,所针对的对象也脱不开普通人这个范畴,而赵紫涵的伤,却是已经在这个范畴之外。

        但李庆还是收了下来,毕竟,这也是王崇明的一番心意,现在的三人小队,比之于三人在丙子号房中初会时,无疑才更像是一只队伍。

        “要是有一位精通木属性的四象使,或者是医疗技术的学士在就好了。”

        从浮顺大旅馆出来,此时的浮龙似乎还未从夜里的安眠中醒来,对这懒散而悠闲的一幕,李庆心中,不禁略生出些感慨来。

        两百年后的南联盟,生活节奏快了太多,如眼前这般宁静悠闲的清晨,李庆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看到了,住在老胡同巷里的他,一睁开眼看见的是柴米油盐,也只是柴米油盐。

        或许是所处阶层的原因吧,还未曾真正见识过顶端风景的他,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

        北联邦那边的情况,多半也是一样,更何况他们的变革与发展速度比南联盟要快得多,更快节奏的生活,几乎成为了一种必然,这对于精英来说固然是一种好事,但对于绝大多数的平凡人来说,却只能被动的卷入其中,随着时代的大流滚滚向前,不问也不能问为什么,只能向前。

        身为异客的李庆,无疑是在这懒散闲适的浮龙镇面前,碰了一鼻子灰,这么一看,朝九晚五的公职人员,竟成了这个小镇上最忙碌的一群人。

        当李庆走进一家茶馆坐下时,已经是将近中午的时候了,这家茶馆坐落于晶元珠宝行的对面,而为了不引人注目,李庆自然不能成为它的第一个客人,等到茶馆里聚集了

        像茶馆这种地方,在两百年后的南联盟也是见不着的,一是因为两百年后茶叶也成了一般人喝不起的奢侈品,二来,相对于一苦二涩三回甘,需要慢慢品才能品出味道的茶叶,更直白的酒精,无疑才是两百年后人们的最佳选择。

        李庆要了一壶浮龙绿,坐在靠窗位置的他,只需要一转头,就能将对面晶元珠宝行的情况尽收眼底。

        晶元珠宝行大门紧闭,在左半扇门上贴了一个大大的“查”字,在凶案没有查清楚之前,这家珠宝行显然是不能再营业了,而那家本来摆在珠宝行门口的糖画摊,也不得不搬到了旁边,和一个卖竹编手工品的摊主共用一个位置,因为行业不同,两者倒也相安无事。

        李庆发现,较之于昨天,在那糖画摊支起的稻草棒上,多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龙,想必,就是摊主昨天画好,但是自己却没去取的那一条了。

        浮龙绿饮去一半时,晶元珠宝行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一队穿着公服的捕快从珠宝行内出来,商王朝时期,治安局与治安所分别叫按察府与按察所,对官员的称呼一般也不带职务,而是统一称为“大人”,他们身上的服装带着浓重的衙门色彩,严肃、庄重、且威武。

        为首的是浮龙镇按察所的所长,按照浮龙的行政级别,按察所就是管理此地刑名的最高组,在这条线儿上,这位所长的头顶,便只剩下商王朝指派下来统管此地大大小小事物的浮龙令了。

        在所长的身旁,是一个将头发梳得很讲究的微胖中年男人,他是晶元珠宝行派到这里的店长,当然,店长这个称呼不太洋气,属下们一般都喜欢叫他林行长,而他的全名,则是林震玉。

        而李庆的目光,正是落在这个林震玉的身上。

        这里虽是试炼境,但这些原住民们却有着最为真实的情绪反应,这位林行长在所长的旁边陪着笑,遇上这种事,任谁都会觉得倒了八辈子血霉,从林行长的表现来看,事实似乎也是如此。

        但李庆却不这么看。

        源质、迷失者。

        只一眼,李庆便确定了这个林震玉的身份,那种气息,几乎与昨天的萧成如出一辙,只不过比之于萧成的锋芒毕露来说,这位林震玉身上的源质波动,要更为内敛一些。

        序列不同,性格不同,源质与精神融合之后,其所表现出的状态、给人的感受自然也是不同,而对于迷失者而言,源质外显是他们共同的特征,李庆不知道在试炼境原住民眼中这些迷失者是什么模样,但在他这位外来的超凡者眼中,这些迷失者就像是一盏盏的点燃的煤气灯,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送走了所长之后,林震玉叹着气,将晶元珠宝行的大门锁了,也转身离去。

        李庆眼睛微眯,在茶桌上留了钱,起身跟了上去。

        七拐八拐,一路尾随的李庆早已经出了浮禄街,在中途他便避入了阴影中,毕竟是跟踪一位超凡者,李庆也不敢掉以轻心。

        林震玉身形一拐,进了一条简陋的小巷,李庆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下去。

        小巷的两侧是斑驳脱落的白漆墙壁,墙根处凿出两道排水沟,排水沟虽然没什么异味,却也长满了青苔,杂草从铺路石板的缝隙中倔强的冒出头来,似是想凭一己之力为这条贫穷的小巷带来一点活力。

        晶元珠宝行的老板就住在这种地方么?李庆眉头微微皱起,如果不是回家,那林震玉又会去哪里?

        很快,他的疑惑就有了答案,一块写着“济世堂”的匾额出现在李庆的眼前,牌匾的右上角已经脱落,牌匾就这么悬在半空中,也没人去管。

        济世堂的大门敞开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药香从门中飘出,不难知道,这里是一家药店,或者按照商王朝时期的叫法,一家医馆。

        李庆是看着林震玉进去的,他犹豫了片刻,非但没有追入,反而是默默退到了巷口,等到林震玉从巷子里出来,走远了,他才从阴影中中脱出,现出了身形。

        他看的分明,在离去时,林震玉身上的源质气息,变得更淡,也更内敛了些。

        李庆将兜里的药方拿了出来,折身进了巷子,来到济世堂大门口,他先是抬头仔细看了看那块半悬着的牌匾,心念微动,将属于自己的源质气息刻意外放了些,伪装出迷失者的模样,随后收回目光,抬脚迈过了济世堂的门槛。

        这间坐落在其貌不扬陋巷中的医馆,内里的陈设却是不差,穿过小院,再过一道门槛,便是医馆的正厅了。

        与其他医馆一样,百子柜上贴满了药物名称的标签,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打算盘,李庆回头看了看冷清的庭院,也不知道有什么账目,需要这人将算盘打的劈啪作响。

        “掌柜的。”李庆开口,声音却是迥异于寻常,干涩而苍老,像是常年缺水的沙漠。

        闻声,专心打算盘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来,那是没什么特色的脸,没有特色到放在人群中绝对不用担心被认出来,这张脸冷冰冰的,也没有见了顾客该有的笑容:

        “今日份的抑制药已经卖完了,明天再来碰碰运气吧。”

        李庆心中一颤,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暗含怒气说道:“又卖完了?价钱你尽管开,我有的是钱!”

        “发掘日将近了,人人都在备货,抑制药供不应求,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不是钱的问题。”

        中年男人不带任何情绪波动的声音在屋中回荡,这声音本是平静,却震的李庆的脑瓜,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