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五章 殉情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五章 殉情

        晶元珠宝行内,一片混乱,投下的灯光在满地玻璃碎渣的反射下,直欲晃花人眼。

        看着朝自己步步紧逼而来的青年,感受到那一股凌厉的杀意,从没有经历过这等阵仗的赵紫涵,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两条腿也在唱反调,像是生了根似的,怎么都挪不动。

        她不想死!

        或许是对死亡的恐惧,也或许是求生欲望的爆发,赵紫涵瞳孔紧缩,经过看似漫长实则只是心念一瞬的挣扎,意志终于战胜了恐惧,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让她亦步亦趋着,向后退去。

        赵紫涵清楚地知道,便是十个百个自己齐上,也只会像破布娃娃般被青年一剑劈成两半。

        面对退后的赵紫涵,青年神色始终平静,他清楚的知道,赵紫涵很快就会退无可退,而他不知道的,则是突兀消失的李庆,现在究竟在何处。

        后背传来坚硬的触感,赵紫涵知道自己已经是退无可退,而这时,青年也已经来到她的身前,没有任何废话,一剑刺来。

        剑锋在眼前急速放大,同时被放大的还有赵紫涵内心对死亡的恐惧,但不知怎么的,她非但没有像寻常女孩般害怕地闭上眼睛,反而是睁大了双眼,直面即将到来的死亡。

        刺出这一剑的青年,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眼前的女孩不是超凡者,根本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他的大部分心思,都在提防着李庆。

        还不出手吗?

        哧!

        剑锋落下,赵紫涵左肩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向来娇生惯养的她,莫说被这么一剑破开血肉、刺入肩头,便是磕破皮都不曾有过半点,严苛的家教根本不允许她做出种种淘气的事情。

        但就是这样的赵紫涵,此刻,却硬生生地忍住了惨呼,她感觉她要疼晕过去,但现实却告诉她,她依然保持着清醒,她莹润光洁的额头已是汗珠密布,目光微微下移,就见一把花纹古朴的短剑刺入血肉,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在肩头晕染开一团艳丽的血色花蕊。

        赵紫涵还活着。

        青年的这一剑,故意偏离了要害,但在旁人看来,心脏与左肩,这点距离根本就是无从分辨。

        生死关头,李庆依然没有出手。

        “看来他是抛弃你们俩了。”青年面无表情,也不知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还是在嘲讽着什么,他缓缓将短剑从赵紫涵的左肩抽出,剑上还在滴血,他又将短剑往前一送,似是快过了光阴,赵紫涵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又被一剑插入了右边肩头,将她再一次钉在了背后的墙上。

        “啊!”

        鲜血流淌,痛入骨髓,这一次,她终于忍耐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堪称倾世的面容因痛楚而扭曲。

        先后被洞穿左右肩骨,这种折磨,实不亚于凌迟之痛!

        青年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倒不是因为赵紫涵这凄厉的嚎叫,而是他没有想到,四周竟然依旧是没有半点动静。

        李庆,依旧没有出手,他似是真的逃了,丢下王崇明与赵紫涵,独自远去。

        先后两次试探,皆是无功而返,青年却还是不放心,这一次他没有将短剑抽出,而是凝心定神,细细感应起四周气流与气息的波动。

        刀剑客对身体周遭一定范围内都可以做到真正的“了如指掌”,身为个中翘楚的他,更是可以蒙着眼睛,仅凭气息数清身遭五米范围内飘零的落叶,不是落叶的数量,而是每一片树叶上叶脉的条数!

        这已经不是“了如指掌”,而是真正“洞若观火”的入微之境,从一阶迈入二阶,实现了超凡阶层的跨越。

        他自信,只要李庆还在附近,哪怕是做出丁点儿动作,或是向自己露出半点杀意,自己便能寻迹反制,找出那藏头露尾之辈。

        但是,事实让青年再一次的失望了,四周的气流平静如死潭,除了身前少女因为疼痛大口喘粗气的声音之外,便再无其他动静。

        ‘看来他是真的逃走了。’

        青年那张苍白的容颜,依旧是没有半点波澜,既不因为对手抛弃队友临阵脱逃而嘲讽,也不因为自己的获胜而有丝毫的欣喜。

        不带任何情绪地朝旁边看了一眼,美甲女子与王崇明仍旧在地上打的难解难分,不时有星光迸现,是王崇明的拳头落在美甲女子身上引发星子护主,普通人的拳头,当真弱小的可怜,就连星光编织成的防御都不能突破,而且这种僵局很快就会被打破,只要美甲女子从太阳穴的那一拳中缓过劲来,再次调动星海源质操布星子,要拿下王崇明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结束了。”

        青年冷漠的目光在赵紫涵身上一扫而过,最终定格在她的衣兜处,伸出了手。

        此时此刻的赵紫涵,左臂耷拉着,无力地垂下,全身的重量都由右肩的伤口承受,她只能勉力支撑着身子以缓解那剧烈的痛楚,就是想阻止,也有心无力。

        在触及赵紫涵衣兜的时候,青年猛地顿住了手,随即很快又恢复正常,探了进去。

        这是他最后一次试探,而李庆,仍是没有上钩。

        冰冷的金属感从指尖传来,青年的面容上,终于再次出现了一点笑容,只让人奇怪的是,这笑容中不是获得至宝的开心,反而竟是有一种隐隐的解脱之意。

        像是完成了某种宿命。

        就在青年真正将戒指抓在手中的那一刻,身旁,忽然浮起一丝微弱的灰色雾气。

        一只白皙的手,从青年后脑勺的位置,凭空浮现,自左向右,捂住了他的口鼻。

        与此同时,在青年脆弱的脖颈大动脉处,同样也是自左往右,有白芒,一闪而逝。

        “唔……”

        在灰色雾气出现的刹那,青年心中便已经有了警觉,只是他正侧身去掏赵紫涵的衣兜,身形正是别扭的时候,根本做不出丝毫的应对。

        青年的手,终于从赵紫涵的衣兜伸了回来,在他的指尖还勾着一枚样式古朴,中间顶部镶嵌有黑宝石的尾戒。

        如同青年的生命般,指尖的尾戒,摇摇欲坠。

        随着青年身形的扭动,尾戒从指尖滑落,坠落在地,发出叮当脆响。

        青年的双手,无力的捂住自己的咽喉,却根本堵不住那汩汩涌出的鲜血,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身前缓缓浮现的身影,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他是怎么潜伏到离自己这么近的位置,又是为什么会如此沉得住气,自己又为什么没有发现他,为什么没有觉察到丝毫的杀意……

        只可惜,对于这些问题,青年永远也不会得到答案了,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身子无力地软倒,在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终于变得自然了些,嘴唇动了动,却终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在青年倒地后,李庆被遮挡的身姿才正式出现在赵紫涵的眼中,看着李庆手中那正在往下滴血的玻璃碎片,赵紫涵的心中,是说不出的复杂,身子一软就坐到了地面上。

        随着青年生命的逝去,插在赵紫涵右肩,把她钉在墙上的短剑也随之消散不见。

        她没有昏迷过去,却也因为双肩的剧痛,寒气扼住了她的喉咙,说不出半个字来。

        李庆快速地扫了她一眼,确定了赵紫涵没有生命危险,转身便朝旁边另一处战团杀去。

        美甲女子很憋屈,她身为观星者,被身上这个一米八的大汉缠住,一通乱拳之下,虽是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传来的震荡之感,却也让她无法集中精神调动星子,施展强力星术来扒下身上这块牛皮糖。

        而像星子斥力那般只需要借助一颗星子的瞬发星术,却是根本奈何不得王崇明这个军中兵王,而王崇明动起手来,也根本不因对手是一个女子而有所手软,每一拳,都砸向美甲女子面门。

        美甲女子怒火中烧,她自是不能接受被一个凡人打的破了相,但受了太阳穴一击,精神震荡之下,她能调动的星子与源质本就不多,却又不得不用其来巩固护体星芒。

        归根结底,还是李庆先发制人的那一拳,差点直接将她打成了脑震荡,

        ‘再过一分钟,你必死。’

        美甲女子一双眼眸中满是恨意。

        突然间,她心里一空,有所感之下,转头朝刀剑客青年的位置看去,却只看到青年无力软倒的身形,她那颗如枯井般不知多少年都再没有过丝毫波动的心,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般,传来阵阵钻心的痛楚。

        “萧成!”

        刹那间,一丝久违的清明出现在女子的眼眸中,她唤出这个早已遗忘的名字,在这个名字出口的时候,她自己也愣住了。

        下一刻,美甲女子抬起手,手上星光满溢,轻而易举地就接住了王崇明砸下的拳头,回光返照,她动用最后的力量,在王崇明的头顶显化出七颗星子,在星光的牵引下,王崇明被轻而易举地甩到了一旁。

        这时李庆已经来到近前,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微微色变,但下一刻,他看见美甲女子嘴唇微动,她的躯体已经化成了一道星河,璀璨夺目的星子,遍布其中。

        在李庆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这些星子齐齐向内坍缩,连带着美甲女子的身躯一起,归于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