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章 两位“故人”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八十章 两位“故人”

        一刻钟后。

        三人间里,李庆盘着腿坐在中间的那张床上。

        在他的左面,也就是靠窗的位置,是那位如诗如画般的少女,从正面才看到,少女的额前的头发被挑染成白色,为她那立体而精致的五官更添了一抹灵动。

        时下,在南联盟的都城襄陵,这样的发式颇受世家门阀里的千金小姐们的欢迎,她们是南联盟的时尚风向标,而时尚的风向却是一件不断变化的事物,这就要求作为风向标的她们也要迅速做出调整,一旦哪位家族的小姐落了伍,除了她个人的名誉会受到损害外,其所代表的世家门阀的声誉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比如在经济方面,会让人怀疑这个家族是不是出现了资金困难,以至于这位小姐连一套华丽的服饰、一款时髦的头发都不能拥有。

        少女冷着脸,严苛的家教与不同寻常的家境要求她成为且必须成为一个端庄且高雅的人,她也正在朝这方面努力,虽然努力的结果还有待更进一步的观察。

        在刚才短暂且不那么愉快的交流中,李庆成功得知了她的姓名,赵紫涵。

        赵紫涵惜字如金,对房间中的两位男同胞保持着极高的警惕,在这警惕之下,则是想竭力掩藏的慌乱与惶恐,只可惜她那尚浅的阅历并不足以支撑她的演技,被李庆轻而易举的识破了伪装。

        看破不说破,李庆可不想刺激这个刚刚连续被“非礼”两次的少女。

        另一侧的男子,脸上的表情同样不怎么友善,红色的巴掌印犹如一只壁虎,贴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上,突兀的同时,又让人觉得有些好笑,他似是不敢去看那位额前挑白的冷艳少女,只能将目光落在中间的身上。

        他叫王崇明,脸上的红色巴掌印是赵紫涵送给他的“见面礼”,他推门而入时见到的景象与李庆如出一辙,而两者所受到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在方才,是李庆从中斡旋,缓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也为这位行伍出身的王崇明正了名,证明他的推门而入只是无心之过,而不是刻意冒犯的有心之举。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尴尬吧,王、赵两人的目光都没有看向彼此,而是都有意无意地落在中间的李庆身上,目光中,有愤然,更有不安。

        三个人,对彼此都很好奇,但却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赵紫涵,这个出身高贵的世家小姐,每一天都沉浸在家族为她准备的课业中,语言、文学、音乐与乐器、形体与舞蹈、社交礼仪、穿搭与审美、书法、文化……种种课业,将她的日常表占得满满当当,作为拥有令人羡煞的身份与家世的代价,她必须牺牲父亲口中的“相对的自由”。

        她所拥有的世界,仅仅只是南联盟首都襄陵城的这片四脚朝天的天空,虽然这座都城有“收罗天下,坐揽古今”的美誉,汇四方风物,聚八方豪杰,但不能亲眼一睹那些好水好山、风土人情,总归,还是有些遗憾的吧。

        为缓解上午三个半小时礼仪课程带来的疲惫,赵小姐正在别墅的卧房中准备午休小憩,好以更加饱满的精神状态来迎接下午三个半小时的语言折磨,在婢女的伺候下,她身上的名贵饰品被一一取下,在婢女的伺候下,缀有银丝的发带被打散,挽起的三千青丝如瀑布般流淌而下,在婢女的伺候下,她褪去了一身属于赵家小姐的雍容华贵,只保留了最天然、最纯真的美好,在婢女的伺候下,她进入了温度适宜的被窝。

        窗帘被拉上,静谧笼罩了卧房,躺在床上的赵紫涵,睁着眼睛望着花纹古朴的天花板,一想到语言老师那张生着皱纹的老脸以及从他口中说出的那些枯燥的字词与语法,就不免感到一阵头痛。

        “要是能逃离这平庸的生活就好了,哪怕是一小会儿。”在这种天真想法的驱使下,赵紫涵双手拽起被褥的边缘,让柔软的被褥覆盖了自己的容颜,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以期某位神灵能够倾听她的诉求。

        在祈祷中,她的眼前弥漫出一阵蒙蒙的灰雾,灰雾如潮水般涌起,瞬间将她的思绪,尽数笼罩。

        前一刻,她还躺在床上,把被窝当成自己的城堡,祈求着片刻的精神逃离,后一刻,她就已经出现在了这片陌生的世界里,遵照着某种神秘的知识,住进了浮顺大旅馆二楼西区的丙字号房。

        从文学与历史中汲取的知识让赵紫涵在陌生的环境中得以保持冷静,尤其是与两个陌生的男子共处一室时,这种冷静就更显得弥足珍贵。

        赵紫涵不想先开口,因为她觉得那样可能会暴露自己对这片世界的无知,让自己处于下风。

        与矜贵的赵子涵不同,出身平民家庭的王崇明十八岁从军,时年二十八岁的他作为南联盟军中的一位十夫长,正带领着他的十人小队在漳平市红云县县郊山脉的一座小山头上值守巡逻。

        红云县是南北交锋的前线,双方之间的小摩擦大多都在这片山脉中进行,自北联邦大军压境以来,葬身这片山脉中的同袍已然超过了四位数。

        他如往常般打开怀表,用存放在里面的家人画像来为自己加油鼓气,并借此来找到他生活,乃至于生命的意义。

        当他的目光落在画像中的自己时,一阵灰雾从怀表上爆发,刹那间,便将他吞没殆尽。

        战争让王崇明变得沉默寡言,生死间的试炼让他变得沉稳,在没有受到外界的强烈刺激时,他可以永远保持冷静。

        至于方才的孟浪事件,纯粹只是一个意外。

        “请问,这是哪里?”

        沉默中,还是赵紫涵按捺不住,既然决定了打破沉默,她便坦然地向两人透露了自己是“初来乍到”。

        得益于平时接受的良好教育与文化熏陶,她的声音珠圆玉润,语调平缓,给人以若即若离之感,而这,也是南联盟那些世家门阀们所刻意经营、刻意追求的效果,他们要在民众与下位者的面前营造亲切感,同时又保持神秘。

        李庆看了她一眼,对赵紫涵的这个问题,他自是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但他却是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转头看向另一侧的那位轮廓硬朗的军人。

        王崇明双手撑在膝盖上,胳膊上的肌肉呈现出流畅的线条,孔武有力,他保持着沉默,似是想维持某种形象。

        看来,你俩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看着这一幕,李庆心中升起一股明悟,这两位译文中提及的“同乡”都是第一次经历试炼境,就像是当初突然“穿越”到商庆号中的自己,自己的试炼境,现在也是他们的觉醒试炼。

        这就意味着,赵紫涵与王崇明都不是超凡者,现在的自己可以轻松拿捏他们。

        是凭武力,从他们身上榨取价值,然后残忍地终结他们的觉醒试炼,剥夺他们成为超凡者的机会,还是利用先天信息优势,因势利导,将事件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同时推动事件自然发展?

        李庆摸了摸下巴,这个动作,看在赵紫涵与王崇明二人的眼中,自是有些高深莫测的意味。

        他想到了宋秋传授的那些关于试炼境的知识,想到了陆先生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想到了秦阳好给出的译文。

        很快,李庆拿定了主意,他身子微微向后仰了仰,背靠床头,让自己的半边脸庞从光明进入黑暗,置身于半光半影之中,在给予左右两人更为顺畅沟通渠道的同时也拉远了自己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缓缓开口,轻声给出答案:“试炼境。”

        听到这三个字,赵紫涵先是一怔,旋即脸上的冰冷散去,她那宝石般的眼眸闪烁出异样的光彩,紧紧地盯着李庆,似是在确认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年是不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吊起自己的好奇而故意说谎。

        她所在的家族,已经是位于南联盟的门阀阶级的顶端,自然能够听到一些不为常人所知的风声。

        与赵紫涵的反应形成鲜明对的,坐在另一侧的王崇明,脸上尽是一片茫然之色。

        显然,这位入伍十年从大头兵提到伍长又提到十夫长的军中好手,并不知道这三个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赵紫涵微不可见的呼出一小口气,借此来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您的意思,是通向超凡的试炼境吗?”她对李庆的称呼,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您”,紧接着,似是怕李庆误会什么,她又赶忙解释道:

        “我不是在质疑您,更无意冒犯,只是我一直都只是听说,嗯,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得到上天的眷顾,得到神灵的青睐,有机会被选中,有机会踏上超凡之路!”

        这时的赵紫涵,已经彻底将那些从课程中学到的礼仪、形体和发音知识抛到了脑后,表现出来的就是她最本真的状态。

        如果说有什么途径能帮助她逃离平庸且枯燥的生活,超凡,无疑就是最有可能的那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