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七十七章 神口夺人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七十七章 神口夺人

        “高子璇”手托圣像,血红竖眼于天顶高悬,一步跨出神屋,扫视四方,其目光所过之处,面容虔诚的乘客们哗啦啦拜倒一片,他们口诵着妙目圣尊的教义,做着最虔诚的叩拜。

        作为被叩拜的对象,“高子璇”清冷的面庞没有丝毫动容,目光在车厢两头来回扫视,头顶上的血红竖眼也随之转动。

        “人呢?他能跑到哪里去?”

        预想中的身影并没有出现,“高子璇”眉头一皱,弃掉手中作乱,托着圣像的手缓缓挪开,圣像飘浮在她胸前,她双手微微抬起,就要结出法印再度引动圣像的力量。

        就在这时,高子璇身后的阴影忽地扭曲,一只洁白的拳头,以万钧之势,偏偏又不带起丝毫声响,袭向“高子璇”的后脑勺。

        李庆的身影,像是被铅笔勾勒,快速地在高子璇身后浮现,脸上满是决绝之意。

        连续两次的洞缩阴阳已经让他的肉身与精神有些吃不消,短时间内,他已经无法再次施展这金蝉脱壳之术,通往金边民、汪延明两人车厢的路途中又全是那些受到妙目圣尊影响的信徒,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成功逃到金、汪两人所在之地的概率,几乎为零。

        况且,就算找到了金边民与汪延明又如何,先不说他们有没有受到妙目圣尊木佛雕像的影响,就算是全盛之姿,面对“高子璇”,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所以,这一拳,破隐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被选做临时宿体的“高子璇”,肉身虽然孱弱,但灵觉之敏锐只怕还在受黑暗加持的李庆之上,在拳头出现的那一刻,她便已经意识到危机来临,猛地一转头,就见李庆那洁白的拳头快速在眼前放大。

        不知怎么的,在这种紧要关头,“高子璇”竟是有刹那的分神,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虽然瞬间就恢复如常,但一切却都来不及了。

        就是这刹那的分神,让本可避过这一击的她,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也因为她转头过来,这本该打在她后脑勺的拳头直接冲在了她的下颚上。

        这一拳,李庆用上了全部的力道,他身处神屋之中,有黑暗与破隐两重加持,已经是现在的他能够发挥出的最强一击。

        砸在下颚骨上的打击感从拳头上传来,“高子璇”的身形如陀螺般倒飞而出,砰地一下砸在对面的车门上。

        在飞出去的那一刻,“高子璇”一把抓住了空中的妙目圣尊木佛雕像。

        “高子璇”像是被打蒙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五指依然死死的扣住手中的雕像不肯松开。

        她这具身躯只是雕像中妙目圣尊残余意识临时选中的宿体,她的精神虽然得到了圣尊残余意识的巨幅增强,那是一种精神本质的蜕变,如果将李庆现在的精神力比作铁,那古代神灵的精神力就是金刚石,两者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的东西,也正因如此,“高子璇”才能轻而易举的识破李庆的身形。

        但与强悍的精神相对应的,则是“高子璇”那几乎没有怎么被强化的肉身,一来只是残余意识的复苏,本就没有聚集太多力量,二来则是因为在这位古代神灵的残余意识中,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挨拳头,自然就更没有必要浪费力量在强化宿体肉身上面。

        见“高子璇”还在挣扎,李庆可不会忌惮什么神灵不神灵,两三步抢上前去,对着“高子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根本不会给她重新聚集意识,施展种种诡异手段的机会。

        “高子璇”的眼中染着浓浓的怨毒之色,一双眼睛死死地的盯着李庆,像是要用目光在他的身上戳出两个窟窿来,嘴里吐出的,却是李庆从来没听过的音调。

        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允许他有丝毫地怜香惜玉,李庆冷哼一声,一脚跺在“高子璇”的手腕处,一声惨叫后,圣像顿时脱手而出,滚到一旁。

        这尊妙目圣尊木雕佛像,才是一切事情的关键所在。

        圣像眉心的竖眼缓缓睁开,却不再有红芒射出,源质的波动消散,圣像归于平静,就像是一尊普通的木雕般,静静的躺在地上。

        两头车厢中的乘客,此时仍保持着跪地的姿势,头颅触及地面,在圣像归于平静之后,他们渐次抬起头颅直起身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重新坐回了座位。

        圣像脱手,本来还小声哼哼着的高子璇立刻就没了动静,李庆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心知若不是她自我意识抗争,与自己来了个里应外合,那一拳未必能否奏效还要两说。

        是因为译文内容中反复提及这位列车员小姐也好,还是因为她于打败圣尊残识有功也罢,甚至还可以是因为她本身的个人魅力,李庆都没有道理对她见死不救。

        列车员小姐现在的状态很不妙,捡起圣像后,李庆一把抱起高子璇,返回神屋之中,用脚踢上了门。

        随着圣像力量的消散,神屋中的原本存在的蒲团也三去其二,只留下了中间的红色大蒲团,孤零零的摆在空无一物的供台跟前。

        李庆将高子璇平放在地面上,先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见她还有气,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高子璇现在之所以昏迷不醒,一半是因为下颚挨的那一拳,另一半则是因为精神世界的混乱,圣像的力量消散,圣尊残余意识也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但在高子璇的精神中却仍然残余着妙目圣尊的力量。

        李庆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古代神灵的力量,这股力量层次虽然高,但归根结底,本质却还是源质,所谓的残余意识降临带来的力量,本质上也是通过精神与源质的融合来进行的。

        眼下,妙目圣尊的残识虽然已经消散,但那些源质已经与高子璇的精神融合在了一起,并不会随着那位古代神灵残识的消散而全部消亡,想要让高子璇恢复意识,就必须要将这些残余的神灵源质从她的精神中剥离出来。

        此事与当初治疗吴玉倩的“疯病”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不同的是,污染吴玉倩的只是郑永文的源质,与侵染高子璇的神灵源质绝不可相提并论,而且,以高子璇现在的状态,精神之脆弱,实在经不起任何风浪,稍不注意,就算是治好,也不可避免的会成为一个痴傻之人。

        虽然明知道这是试炼境,但潜意识里,李庆还是不想让高子璇落得这么个悲惨结局。

        思索了一阵,当李庆目光触及一旁的圣像时,一个想法渐渐在他心中萌生。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尊圣像承载过妙目圣尊的意识,或许,能够以这尊圣像为媒介,将神灵源质从高子璇的精神世界中剥离出来。

        在残识消散后,残留在高子璇精神中的源质便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只需稍加引导,自然就会向着这件“亲近之物”靠拢,这尊雕像既然能承载神灵残识,那承载一些神灵源质,自然也不成问题。

        想到就做,而且高子璇现在的状态也拖不起,李庆将那个红色大蒲团拿过来,把它当枕头用,垫在高子璇的脑袋底下,又将圣像放在她脑袋旁边。

        回想着宋秋的教导,深吸了一口气,李庆先将自己的源质渡向圣像,随着源质的输入,圣像上渐渐浮起一层蒙蒙的灰雾。

        作为先驱者,李庆为“刺客”序列对应的源质起了一个名字:虚源质。

        在外界,也就是现实世界中,虚源质呈现出淡淡的银色,而在试炼境中,虚源质则是灰色的,与枪手序列对应的械源质是一个色系,但却没有金属感,反倒是给人以缥缈难寻的感觉,正因如此,李庆才将其冠以“虚”字,作为这天地间第六种源质的名字。

        见到那一层灰雾,李庆心神稍定,小心翼翼地引导着虚源质,以圣像为媒介,像是吸铁石般将高子璇精神中的神灵源质剥离出来。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且是只能慢不能快。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李庆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细汗,这是对源质的精确操控,就像是在进行一场精密度要求极高的手术,他抬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非但没有松懈,反倒越发谨慎了些。

        渐渐地,黑红色的絮状物质从高子璇身上析出,这些絮状物质细如发丝,像是有意识般,往圣像身上缠绕而去,黑红每进一厘,李庆的虚源质便要退一厘,两者之间始终是严丝合缝,出不得半点差错。

        耳畔,呓语与呢喃再度响起,在虚源质与神灵源质密切接触中,李庆不可避免的与那位敕号妙目的古代神灵,进行了一次另类的对话。

        他的精神,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任由那四面八方涌来的如潮水般呓语与呢喃冲击拍打,却始终能守得一缕清明。

        当圣像被黑红色的絮状物质完全占据时,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不自禁地浮上李庆脸庞。

        剥离神灵源质,大功告成。

        李庆从古代神灵手中,抢回了一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