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六十七章 客死他乡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六十七章 客死他乡

        魁梧男子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帝王厅门口。

        抬头看去,竟是一个十分年轻,最多也不过二十五六的男子。

        男子生有一双碧色眼瞳,相貌普通,在见到厅中景象时,眉毛一挑,阳光帅气的脸庞上笑容绽放,直接走到早安排好的座位上,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异色眼瞳,这是北方人的特征之一。

        在北联邦,超凡者已经正式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尤其是在学士序列出现之后,很多事,都已经是由超凡者们接手,只是这种权力的交替往往都是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哪怕是在号称开明民主的北联邦,普通民众也不可能知悉其中内情。

        被派为使者前来的碧眸男子,便是超凡者中的一员。

        正是因为有超凡能力傍身,在面对这一屋子“精锐”时,他仍能面不改色,举止自然。

        在那位魁梧男子进来汇报的时候,被众星捧月拱卫在中间的中年男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眼睛微微一眯。

        自青面帮的赫赫威名响彻宁浦之后,好多年,已经很久没有晚生后辈敢在他面前这般嚣张了。

        这中年男子不是他人,正是青面帮的帮主古炳昌,在宁浦真正称得上黑白通吃的大佬,据传闻说,这位大佬与县里明面上的一把手马宁远,都是平辈论交,更有传闻说,上一任宁浦工商局局长在家中暴毙,这件事,跟周炳昌就脱不开干系。

        古炳昌状似无意地往帝王厅的角落看了一眼,在那里,坐着一个面容枯槁的男子,如果说沙发背后的那群大汉的目不斜视有假装之嫌,那这位,便是真正的浑不在意,半眯半合的双眼,不时射出精光,那群大汉目光偶尔落在他身上,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样,赶忙移开,不敢再看。

        只有在碧眸男子出现时,他才略略抬起头,扫了一眼,很快,就又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模样。

        方尖碑现世这么久,超凡世界依旧没有被大众所知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在超凡者真正出手之前,没有人能够洞悉其真实身份。

        看到这个面容枯槁的男子,古炳昌的底气顿时足了不少,这是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高人”。

        而这,还是明面上的布置,另有防备,却是都在暗处。

        在没有请到这位面容枯槁男子的时候,古炳昌就放出过豪言,说要打下这间荣光夜总会,起码要出动一个精锐加强连,全副武装,才大概能有六七成几率成功。

        但到他这个地步,自也不会为了一点意气之争而误了大事,他朝男子所在的位置微微扬了扬下巴,两旁的莺莺燕燕中,立时识趣分出四五六人,向碧眸男子围去。

        “古老大有心了。”碧眸男子也不客气,一手搂过一个,一副来者不拒的样子,但那双碧色的眼瞳,却是在古炳昌身旁的那位美人身上流连着,其意图,丝毫不加掩饰。

        这个北方来的年轻人,先前的做派还勉强可以用年少轻狂去解释,但这一回,就是毫不掩饰,赤裸裸的挑衅了。

        “她才跟着我没几天,来使如果喜欢,送你便是。”说着,古炳昌抬手在身旁一身雪白的女孩背后推了一把,听其言语,观其做派,好像这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件可以随意予求的物品一般。

        “古总,我……”

        雪白女子突然受力,身子一个趔趄,就要说话,古炳昌轻轻一个眼神扫来,她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语。

        “古总言重了,既是您的女人,在下自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碧眸男子也知道古炳昌动了火,他也只是试探一下古炳昌,不是存心闹事,面色一肃,收回了搭在两位佳丽肩头的手,对古炳昌的称呼也从江湖气满满的“古老大”,变成了正式了许多的“古总”。

        古炳昌脸上看不出喜怒,轻轻招了招手,一脸委屈的雪白女子就又乖巧地靠了过去,像是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她是被古炳昌使了些手段,半强迫着弄到手的,一开始也不甘心也闹,但在见识过古炳昌的恐怖后,她便再也不敢有别的心思,只能乖乖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使者这次来,带了什么音儿?”

        碧眸男子身子微微前倾,从兜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拍在了身前的水晶茶几上,“我们那边的意思,在信里都写清楚了,还请古总一阅。”

        现在的北联邦,民间或许还未普及,但在政府机关与军方的几个重要部门里,电报机却已经是正式上了马,有什么重要事情需要沟通,哪怕相隔千里万里,也就是敲一敲键盘,拍一封电报的事情,根本就不会用到书信这等落后的方式。

        现在的南联盟,怕是还在弄什么七八百里加急吧?

        这么想着,碧眸男子心中就觉得有些好笑,来之前想好要压在内心深处的优越感立时就有冒头的趋势。

        古炳昌神情凝重的拆开信封,抖开信纸,仔仔细细地读了起来。

        身旁的雪白女子和身后的那群大汉,见状,都识趣的别开了眼睛,不敢多看。

        信并不长,只有寥寥数百字,但这几百个字背后蕴藏的真意,却是无比深远。

        “将军的意思,古某明白了,还请使者转达将军,没有问题,这上面写的一切,都包在古某身上,将军放心便是。”

        听到这个结果,碧眸男子脸上顿时浮现出满意的笑容,这时,他才再次开口,说道:“另外有几句问题,青将军托我向古总请教,最好是由您亲笔,作出书面回答,让我好带回去复命。”

        这一次,碧眸男子从内兜摸出一个对折而成的小方块,用两根手指压着,推到古炳昌跟前。

        “这是……”

        古炳昌并没有急着拆开来看,而是抬头看向碧眸男子。

        显然,这一个小方块,是在古炳昌给出肯定的答复之后,碧眸男子才择机拿出来的。

        碧眸男子却不答话,只是微笑着看向古炳昌,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古炳昌脸上的神情愈发凝重了些,拿起小方块,就要拆开,却听砰地一声响,整个帝王厅似乎都被这阵动静震的抖了三抖。

        “闹什么?!”

        恼怒的古炳昌,转头看去,就见在帝王厅的门口,立着一道颇为眼熟的身影。

        大门口正是光影交错之地,一时间,倒也看不清来人的相貌。

        “古宽?”

        待看清了来人,古炳昌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即就眉头大皱,他这个小侄儿虽然不成器,难堪什么大用,但平时也还算懂事,不怎么犯错,怎么会如此分不清场合,慌慌张张的,简直是不像话!

        换了别人,古炳昌早就下令拖出去办了,但古宽毕竟是他的血亲,起身便要呵斥,却见那笔直站在门口的古宽,突然,直挺挺地向前倒去,直接来了个脸着地。

        如果古炳昌凑的近了,就能清楚地瞧见,在昏倒之前,古宽脸上的神情,仿佛是见到了某种无法言喻的大恐怖般,满是惊骇与恐惧。

        在古宽倒下后,帝王厅的大门口,就只剩下了一片交错的光影。

        古炳昌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异样,但眼下,完成与碧眸男子的秘密交涉才是重中之重,他便想着先命人将古宽带下去,稍后再去察看究竟。

        就在这时,眼角余光里,忽地有一道透明的轮廓闪现,一眨眼的工夫,这道轮廓又消失不见,只让古炳昌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幻觉”这个想法刚从心底浮出,碧眸男子的身后,虚空生波纹,涟漪乍现,紧接着,如冥兽探爪般,一只白嫩秀气的手掌忽的浮现。

        掌指如刀,动若雷霆!

        哧!

        一声轻响,碧眸男子身后的古董沙发被捅穿,紧接着,便是碧眸男子的胸膛。

        血淋淋的手掌,从碧眸男子的胸口传出,指甲上,还挂着残破的脏器。

        这位从北方先进国邦南下而来的超凡者,艰难地转动脖子,碧色的双眸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不甘,不甘就这么死去,也不愿意相信,在这片落后的蛮夷之地,竟会被人如此轻巧的取了性命。

        他想看清,杀他的人究竟是谁。

        是仙哭的杀手,还是弑序学派的天才,亦或是军中那几位和他竞争六品武官之位的同龄超凡者?

        都不是。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年轻面孔,而这张年轻的面孔,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下一刻,贯穿了碧眸男子胸膛的手刀猛的抽回。

        没有鲜血喷涌,也没有凄声厉嚎。

        碧眸男子带着满腹疑惑,身子一软,倒在古董沙发里。

        流淌的鲜血,在这件堪称文物的坐榻上,肆意凌虐。

        这时,帝王厅的里的其他人,似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本围坐在碧眸男子身边的几位莺燕,惊叫出声。

        这刺人耳膜的声音像是某种信号,刹那间,上膛声,厉喝声,尖叫声……种种声音在帝王厅里,响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