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五十五章 某科学的超凡者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五十五章 某科学的超凡者

        后天,绝不是一个虚指。

        眼下,李庆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着手处理。

        一记力度恰到好处的手刀将陈天砍晕过去后,李庆便拿着铜书,自顾进了里屋。

        铜书、绯月、试炼境。

        这些,才是现在的李庆最关心的事情。

        自从得知以前的先驱者往往都是凄惨落幕后,李庆的心中,难免生出一丝紧迫感,但因为掌心绯月的存在,这种紧迫却又并不令李庆感到绝望,反而是成为了他前进的动力,鞭策着他不断开拓,锐意进取。

        想到自己的遣词造句,李庆便不禁哑然,自己这进衙门还没两天呢,听了马宁远的那一番发言,就学成了这种腔调了。

        看来这机关衙门,确实是个磨炼人的地方啊,至于到底是磨人还是练人,这,却又是要分两说的事情了,比如那拘留所的所长张涛吧,李庆现在想到离开时的那三辆马车,心里,都不禁微微有些感叹,换成自己,就绝对做不到张涛那种地步。

        还是想法不同吧。

        晋升超凡者后,可能连李庆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看人待事,已经难免有了些俯视的姿态,所以他能够为吴玉倩仗义执言,能够在众人面前宠辱不惊,能够对刘勤华网开一面,给他一次机会,能够大发慈悲,放周豪几人安然离去。

        看人如此,那看待一些个人情世故,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对张涛的心思,李庆只是觉得有趣,更深的,却是不想细究。

        但宋秋,这位到目前为止李庆接触最多、最深的超凡者前辈,却又给了他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感受,那就是超凡者也是人,也要融入集体,遵守一定的规章制度,服从上级的调遣分配,正像商庆号上陆先生所说的那样“从心所欲,不逾矩”。

        现在的李庆,正尝试着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种可供他存身的、微妙无比的平衡。

        思索之间,李庆翻开手中的铜书,期待中的“哔哔剥剥”之声并没有出现,这也就意味着,铜书的内容没有丝毫更新。

        找秦阳好翻译商小篆的事情,也得提上日程了,还有对商文化和商小篆的学习,没想到离开学校这么久还是要回到过去啃书本的日子,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李庆胡思乱想着,将那团从鸭舌帽尸身上析出的暗红色源质拿了出来。

        对于这凝成一点拇指尖大小的源质,李庆的心情其实很复杂,脑海里始终有两个声音在打架,一个告诉他这是从自己试炼境中得到的东西,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吞下它,你就能获得无穷的力量。

        而另一个声音则理智地说,这团源质肯定不是那般简单,误服源质会将自己引向疯狂,而疯狂的结果,便是在人不人鬼不鬼地存活一段时间之后,被清除出生灵的世界。

        尤其是在见到郑永文的惨状之后,这第二种声音,就显得更有说服力了一些。

        只吸收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停下来便是……李庆双眼紧紧盯着手中的源质,不知怎么的,本来还算理智的他,渐渐地,竟被第一种声音占据了思想高地。

        他想起宋秋在书中写过,源质也有浓度高低的区分,而浓度高低不同的源质对精神的刺激,就好比物理中的压强一样,如果将精神比作一张纸,那浓度大的源质对精神的刺激就好比剪刀裁纸,而低浓度的源质则是用锤子砸纸,用上相同的力道,也就是吸纳相同的剂量,其效果,却是天差地远。

        现在这点源质就拇指尖大小,瑰丽的湛蓝中夹杂着起伏不定的暗红,浓度定是极高,李庆便取来一个空杯子,去盥洗室盛了一点水,将源质放入了水中

        对源质的稀释,在容易取得的水源中,露水效果最好,蒸馏水次之,而一般的未经提纯处理的水,效果则最差,而如果要追求好的效果,还可以添加一些其他东西,比如蛇兰草液、金钱花露等等,再辅以特定的程序和手段。

        但眼下,李庆也提供不了更好的条件,只能将就着用。

        源质悬浮在水中,静置了一分钟之后,纠缠在一起的暗红与湛蓝仍是没有扩散的迹象,

        李庆往其中又先后加入了一点食用盐,三滴酒精,伸出手指,探入水中,依照着“顺三逆二”的特定顺序与特定速度,缓缓搅动。

        若不是对搅拌物有着明确要求,李庆也不想直接“上手”。

        在宋秋的描述中,与源质接触的搅拌棒、引流棒等,最低的要求是特殊超凡工艺冶炼过的铜棒,往上则是银棒、金棒、真银棒、奥金棒……一直到现阶段能为人所掌控的最好的材料,源质棒,而李庆的手中,莫说源质棒了,就是最次的铜棒也没有,所以就只能又将就一次。

        “如果身边实在找不到合适搅拌棒,那就直接用手指,超凡者的肉身是经过源质强化的,也可以做到对源质的搅拌,虽然可能比较难搅拌的很充分。”

        随着李庆的搅动,水中的源质,非但没有散开,构成源质的暗红与湛蓝,竟反而有融合的趋势。

        李庆紧紧注视着杯中的变化,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在之前,是湛蓝外包裹着一层暗红,暗红像一层壳,这层壳则由无数道纤细如发丝的暗红线条编织而成。

        那现在,这层壳开始向内收缩,与湛蓝紧紧贴合在一起,伴随着轻微的胀缩,一种融合后全新物质开始孕育,杯壁上渐渐起了一层淡银色的薄雾。

        手指上,除了热量之外,还有一丝丝微弱的刺痛感,犹如针扎一般,杯中物似是有一种吸合力,将他的手指吸附在水中。

        当然,这股吸合力很小,并不足以对李庆产生任何威胁。

        李庆按部就班地搅动着,直到杯壁上的淡银色薄雾开始消散,一杯染着银光,又似有暗红色一闪而逝的梦幻液体,出现在李庆眼前,无论他再如何搅动,杯中的液体也都再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持续搅动直到十秒钟内稀释液都不发生任何变化为止。”

        关于源质与露水、蒸馏水等稀释剂的比例问题,一直都是超凡者们研究的重点课题,而就是这种看似十分基础的问题,到现在为止,超凡学术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天气、时辰、地点、搅拌时间、稀释剂种类、搅拌棒材质……等等等等,都是可能影响稀释结果的变量。

        李庆看着眼前的这杯稀释后的液体,准确的说,他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稀释了,他将手指从液体中抽出,指尖干燥,没有一丝一毫的液体残留。

        犹豫了一阵,李庆拿起自己的试验成果,微微抿了一小口。

        绝对是一小口,他害怕发生未知的变故,绝不敢贪多。

        “啊。”

        也就是李庆饮下这杯淡银色液体瞬间,一声惊呼,从背后传来。

        他猛地转头一看,就见周琪姵,单手捂着嘴唇……

        没有下一步的思考,饮下淡银色液体的李庆,只觉一股奇异的感觉刺入神经,像是在喉管与大脑中间连通了一条通道,让两者能够零距离接触,痒,并伴随着些微的,可以忍受的疼痛,他的眼神变得迷离,眼前的人影开始变得模糊,开始重叠,出现了幻影。

        在思绪被纯粹的感觉剥夺的同时,更奇异的,李庆还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喉管顺流直下流入肠胃,下一刻,一股灼烧般的感觉燃遍四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

        他的肉体和精神一起,淹没在了纯粹的感觉中,套在手套中,右手手掌心的绯月,开始浮现出淡淡红芒,淹没了肉体与精神的感觉,开始向着这轮绯月,缓缓汇聚而去。

        周琪姵看着朝自己步步紧逼而来的李庆,茶褐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慌乱,她轻声呼唤着李庆的名字,却得不到后者的半点回应,她退后了几步,后背一冰,却是已经到了墙角。

        “李庆,阿庆,你醒醒。”

        现在的李庆,让周琪姵感到有些陌生,但出奇的,她的心中竟没有一丝的畏惧,当发现自己退无可退时,她眼中的慌乱已经被完全抹平,纤纤细手伸向自己的衣领,颤抖着去解外衣的衣扣,

        “阿庆。”

        周琪姵再一次轻声呼唤着李庆的名字,这一次,她声音轻柔,似根本不想惊醒眼前的少年,她见李庆伸出手,她便主动的迎了上去,与李庆抱在一起。

        两只白皙的胳膊,在黑夜中似也能绽出白芒,双手捧住李庆的头,送上了自己鲜嫩的唇瓣,而后身子前扑,将李庆压倒在了老屋卧室的硬板床上。

        “阿庆……”

        这一声,却是只能在心里了,周琪姵不知道这是不是爱,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只是服从本能的这么去做。

        她唯一清楚的是,这是她十八年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是她残败青春燃烧后,所落下的余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