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五十章 如日中天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五十章 如日中天

        宁浦治安局,二楼,副局长办公室。

        李庆坐在办公桌后,桌上,则摆放着郑永文一案的卷宗。

        事无巨细,尽皆记录在案。

        现在,就算李庆不去主动了解,也有人上赶着地来巴结他,揣摩他的心思,将这些他可能会关心的事情呈放在他的案头。

        随着郑永文的死亡被正式确认,“一二七”这起影响极其恶劣的特大杀人案,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县里、乃至于市里,对宁浦局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过硬的业务能力与自纠自查的优良作风予以了高度赞扬。

        其中,破天荒头一遭的,在从市里下来的文件中提到了个人的名字,市局对李庆同志在案件侦办过程中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与公仆意识进行了点名表扬。

        “霜重独披甲,一诺如挽弓!”

        据说,李庆在会上提出的“戏台”理论,已经传到了市领导的耳朵里,甚至在一次重要会议上,还被那位领导直接作了引用。

        只是现在的李庆,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包括那份对他表扬文章,他也只是扫了一眼,便随手丢在一旁。

        他心里想的,全是关于自身超凡序列的事。

        从无宁居回来后,他就一直在这里坐着,怔怔出神。

        他还记得临别前,宋秋说的那些话。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你很有可能是走上了第六条序列,不然没有办法解释你与五种源质都不亲和的事实,坏消息是,你真的走上了第六条序列。”

        尚未有人走过的第六条序列,或者说,现已知范围中的第六序列第一人。

        第一,也就意味着未知,意味着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供李庆借鉴参考,旁人提供的帮助将会十分有限,一切,都需要李庆自己去摸索。

        这类人,被宋秋称为先驱者。

        李庆并不是第一个先驱者,在宋秋的说法中,每一座方尖碑出世之前,都有过类似的案例,而这些人的下场,无一例外,都十分的凄惨。

        就连李庆眼中学识渊博,对于超凡世界可以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也只说要再研究研究,才能下最后结论。

        言下之意,就是宋秋也吃不准,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庆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源质与方尖碑的问题。

        这也是每一个先驱者都需要面临的难题。

        方尖碑、源质、序列,三者遵从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

        眼下,为人所知的只有北三南二,五座方尖碑,它们各自严格对应着一种源质、一条序列,铁青着脸,将李庆无情地拒之于门外。

        没有源质可供吸收、炼化,就意味着李庆只能原地踏步,难有寸进。

        更严重的,在宋秋的叙述中,没有方尖碑支撑的序列,就像是一个没有活水的池塘,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这个池里的鱼儿,也就是处在这条序列上的超凡者,都很难有好的结局。

        疯狂,是绝大多数先驱者的归宿,剩下的那部分,则是因为各种稀奇古怪且无法考证的原因,暴毙身亡。

        当李庆提出先驱者的出现是否意味着第六座方尖碑即将现世这个问题时,宋秋毫不迟疑地给予了否定的答复。

        先驱者的出现与方尖碑出世,这是曾经超凡世界中炙手可热的一个话题,乃至于课题,但经过百来年的研究,答案已经很明确,那就是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两者之间存在着任何逻辑关系。

        另外,虽然从方尖碑现世的时间上来看,一座与另一座之间的时间间隔的确有缩短的趋势,但眼下距离第五座方尖碑现世仅仅才过去了七年,这么短的时间间隔内,希冀于第六座方尖碑出世,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北三南二一共五座方尖碑的现状,都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宋秋对李庆可能身处第六条序列这件事情,是持悲观态度的。

        当时,李庆虽然表情凝重地点着头,但心中,却是另一番想法。

        源质与方尖碑,作为对超凡者影响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两样事物,源质是依靠其本身,而方尖碑对超凡者的影响,则着重体现在碑文与试炼境两个方面。

        没有源质,还可以依靠试炼境。

        在李庆的右手掌心中,存在着一把可以让他随时进入试炼境的钥匙——绯月,李庆刚刚看过,掌心的那轮绯月,从开始的残缺,到现在,已经是半满的状态。

        绯月虽然一直在从残缺向圆满演化,但如此明显的变化,却是发生在昨晚一夜之间,准确的说,是在郑永文身死之后。

        从某种程度上讲,较之于源质,试炼境可能更接近于序列的本源。

        这一点,从试炼境中可以衍生源质,而源质却不能带领超凡者进入试炼境上,或许就可以略窥一二。

        比如在商庆号上,鸭舌帽男子死后,从他的尸体上就析出了一团絮状的暗红色源质。

        现在,李庆可以确定,那一份被他保管在老屋中的暗红色源质与刚才宋秋向他展示的那五种源质都不相同,换句话说,那一份暗红色源质,与自己一样,不属于现已知五条序列中的任何一条。

        按道理来说,鸭舌帽男子所处的序列是观星者,在试炼境中意识消亡后,析出的也该是对应的星海源质才是。

        这件事,可能还得问宋秋才能明白。

        但这就又牵扯到掌心的绯月,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李庆一直将其埋藏在心中,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在知晓了试炼境的重要性之后,李庆对掌心的这轮绯月越发看重,现在的他,已经养成了时时刻刻戴手套的习惯。

        思索间,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有人敲门,来人声音脆如黄莺:“李局在吗?”

        可能颜值真的很能为人加分吧,许子舒的嗓音原本只能算中上,但自从能准确辨认出她的声音后,李庆便觉得这个姑娘拥有一副好嗓子。

        如果说治安局里真的有什么人,从头到尾都一直都鉴定地支持李庆,相信李庆能够拨乱反正,并且肯为之付出行动的话,那许子舒,肯定就是其中之一。

        或许,也是唯一一个。

        现在的她与李庆算是混的熟了,是上下级,更是战友,知道李庆在里面后,敲门就变成了象征性的动作,不等李庆指示,推门便入。

        许子舒将一摞材料“砰”地一下放在李庆桌上,说:“李局,这是浦华公寓火灾灾后工作的最新进展,目前,消防局那边已经基本排除了后续的火情隐患,在县政府宣传科、治安局舆情研究室的携手努力下,舆论这一块儿也基本得到了控制,负责安抚民众、维持秩序的治安科,工作也是卓有成效。”

        刚说有人上赶着巴结,这不,材料就又拿过来了。

        李庆收回思绪,拉动身下座椅靠近办公桌,他揉了揉眉心,接过文件,随手翻了翻,“这事儿不是我在跟吧?这些事情他们办起来是轻车熟路,何必还来向我汇报。”随即合上材料,问道:

        “这些,都是谁让你送过来的?”

        现在局里的形势,明眼人都能看出李庆李局是如何的如日中天,不管是领导方面,高志槐与马宁远的支持,还是李庆在基层人员中拥有的,出于非理性个人崇拜的声望,都不是陆跃东可比。

        甚至恐怕连高志槐自己,较之于李庆,都要逊色半分。

        当然,刑侦科的人除外,这群人,不扎小人诅咒李庆就不错了,自不可能还为他说什么好话。

        许子舒撇撇嘴,说:“还能有谁,治安科的唐科长,舆情研究室的杜主任,还有刘勤华,三个人一起来找到我,让我一定要向您当面汇报。”

        “刘勤华?”李庆诧异地看了许子舒一眼,从后者无奈的神情上,看出其不是在开玩笑。

        这却是在他的意料之外,刘勤华不躲着他也就算了,居然还主动往自己眼前凑。

        看来这个刘副主任,的确很有些意思。

        这时,许子舒又拿出一份盖有拘留所公章的文件,说:“你之前让我弄的提审手续,办下来了,还需要吗?”

        这个提审手续其实一直都按照正常流程在走,也没人故意耽搁,但就算这样,按常理来说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拿到,而且还得许子舒专门跑一趟才能取回来,经过这么一遭,这份搜查许可文件真正到李庆手里,最快也得是接近明天下班的时候了。

        但现在,却是拘留所那边主动派人送过来,又经许子舒之手,递到了李庆跟前。

        这中间的速度,快了何止百倍。

        李庆点点头,说:“下班后去看看吧。”

        一来,是许子舒为这事确实忙前忙后,很是跑了一阵,他如果说不用,未免寒了这个姑娘的心,二来,他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觉得有必要跟袁野这几个之前被定为凶犯的人聊上一聊。

        “‘一二七’这个案子,恐怕,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