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九章 先驱者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九章 先驱者

        五个圆顶,只占了第二层仓库的很小一片空间,在它们周围,是一座巨大的环形法阵,如同一个倒扣的淡绿色大碗,罩在五个圆顶上方。

        哪怕时隔多年,无人维护,这座法阵依旧兢兢业业的履行着自己当初的使命。

        宋秋介绍道:“库房第二层是存放源质的地方,在以前,小队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到的源质有固定的上交比例,汇总到省级的特调局分部进行提纯与剪切,省局那边抽掉五成之后,才会再次派发下来,成为我们可以直接使用,或者说可以直接吸收的源质。”

        “这中间历时虽然比较长,但这都是写进规章制度里的,明文规定,中间也不存在克扣,所以虽然时间长,但只要各分部做好自己做好规划与周期调配,倒也能够接受,能够转得起来。”

        “这件事,我还是有很大功劳的,之前,这个流程并不是我们特调局一家说了算,而是要流转经过好几个部门,层层审核,层层审批,我就上书建言,说要优化流程,减少不必要的行政资源浪费。”

        宋秋笑容中略有一丝自得。

        也是,光是想想,就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这里面涉及到多少人的利益,背后又牵扯到多庞大的利益集团,改变起来,必然是困难重重。

        而这件事,偏偏就被眼前这个人办成了。

        李庆心中有些佩服之余,也不免得吐槽,你这个杠精加愤青,怪不得顾队都升上去了,你还留在这里!

        而之所以能够杜绝贪腐,在李庆想来,除了宋秋所说的写进规章制度的明文规定以外,恐怕超凡者本身的威慑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否则,那群风过留痕,雁过拔毛的南联盟官员怎么都会想方设法的在里面捞上一笔,就如同拨下来用来修建无宁居与治安局之间通道的那笔经费一样。

        想到这,李庆便问道:“老宋,这些源质如果拿出去卖的话,以咱们现在拥有的这个量,能卖上多少价钱?”

        宋秋瞪了李庆一眼,说:“你心思倒是活泛,一来就想到拿源质来做生意,也不怕犯纪律,遭处分。”

        “不能买卖吗?”李庆反问道,宋秋的话里,好像有这个意思,接着又自顾继续说道:

        “就算局里有规定,不能摆在台面上来明着卖,但私底下的交易,黑市,总是有的吧?这个东西,历朝历代,从来没听说能够彻底禁止的,而且不管是从供给还是从需求上看,存在黑市对源质进行买卖都是必然的结果,”

        “从供给端讲,超凡者也是人,也要生活,也需要钱,超凡者出于物质需求,拿出源质用来换成货币,本身就是很合理的一件事,另外,方尖碑、源质、序列有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而超凡者获得源质不可能都是与自身所处序列相吻合的,势必就要将其投放到市场上进行交易。”

        “把供给反过来,就是需求,超凡者对源质有所需求,这是必然的,而普通人,这里面的市场未必就比超凡者来得小了,黑白源质能强化肉身,促就刀剑客这一条序列,那是不是能够被用来改善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源质还能够影响人的精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不是能够代替致幻剂和麻醉剂而存在?万物源质能促就学士,这个一听就很渊博的序列,那是不是也能帮助普通人,改善”

        “而且这只是对源质最粗浅的利用,我们可以进一步的开发,让那些愿意出钱的人,体验源质所带来的超凡能力,哪怕只是很短暂的时间,那些钱多到没地方花的富豪们也会毫不吝啬地掏钱!”

        掌控超出凡人想象的超凡力量,谁不想啊?那么多有权有势的人,在现实世界中呼风唤雨,但也终究只是凡俗之躯,就因为那不可捉摸的机缘,就被超凡的世界拒之于门外。

        那些自认为能一言定人生死的上位者们,那些自诩精英之辈,怎么可能会甘心?

        说到后面,李庆的眼睛越来越亮,就好像一个穷到了极点的人,忽然之间发现了一座金矿!

        “打住,赶紧打住,”宋秋连连摆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这些东西,都是你刚才想到的么?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不像是一个超凡者,倒像是一个经济学家,莫非你觉醒的,是学士这条序列?”

        “不过话虽如此,你分析的确实很有道理,是,黑市的确存在,在黑市上,源质不仅极受追捧,而且在某些领域内,源质甚至代替了货币,成为了硬通货,至于能卖多少钱……”

        “你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

        李庆对这个事情记得很熟,想也不想,答道:“三十二块五毛七分!”

        这是写在劳动合同里的工资,除了这份工资之外,他应该还有上四休三的待遇!但不知不觉,这一周的工作量好像已经超标了……

        而对于自己为什么能想到这些,其实这也跟个人的经历相关,李庆这些年,过的就是阴影中的生活,接触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人和事,所以在看到源质的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黑市买卖,并且借由朴素而自然的供需分析,说出这通言论来。

        “那你大概需要……”宋秋装模作样的掰了掰手指,“按你能活一百年计算,工作到死,就能成功买下,”他手指划拉了一圈,最终那一个最小的圆顶上,“就能成功买下它了,而且这中间,你不能犯任何错,不能享受任何的娱乐,总而言之,就是既不能被扣工资,也不能有任何的花销。”

        宋秋面露微笑,看着陷入沉默的李庆,心想我这还没有给你算通货膨胀和物价浮动呢。

        “这里存放的,就是自宁浦超凡小队成立以来收集到的全部源质,当然,大头都已经让我们吸收了,当初撤去宁浦超凡小队编制的时候,所有储存的源质上面都要带走,这些,都是被我偷偷藏下来的。”

        “有什么问题,下来过后再问,现在首要的,是验明你的序列。”

        “检验的方法也很简单,看到这个阵法了吗?除了能防止神秘能外泄之外,还能形成只有一种源质存在的纯净环境,到时候你进入阵法,你的身体与精神自然会给予你反馈,告诉你哪种源质与你亲和,那你就是该种源质所对应序列的超凡者。”

        李庆点点头,表示明白,又问:“如果我找到了对应的序列,我该怎么吸收源质?”

        宋秋道:“只是让你测验,没有让你吸收,源质的吸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找到对应的序列之后,我自然会教你,倾囊相授!”

        宋秋拿出一个报警装置递给李庆,“觉得不舒服,哪怕是一丁点儿的不舒服,立马按下这个按钮。”

        李庆表示明白,接过报警装置,掠身进入了阵法之中。

        黑暗亲和,赋予了李庆过人的速度。

        宋秋微微眯了眯眼睛,又指点道:“揭开遮光布,然后细细感受,感受完之后盖上遮光布,然后重复这个动作,直到找到亲和的源质为止。”

        握着报警器的手微微握紧,怀着忐忑的心情,李庆揭开了第一块遮光布。

        遮光布下,是一个圆球形的玻璃罩,玻璃罩内,则是星星点点,呈游离态的五色光芒。

        五色源质,对应着第一条序列,四象使。

        渐渐地,斑斓而虚幻的五色光影开始从玻璃罩中渗透出来,李庆谨遵宋秋的教诲,摒除杂念,专心体悟。

        可惜的是,他什么都没有感受到,闭上双眼的他,思绪空空荡荡,眼前所见,只有一片黑暗。

        李庆缓缓睁开眼,向宋秋摇了摇头,示意不是这一条序列,随即盖上遮光布,霎那间,充斥倒扣大碗的五色光影尽数消失不见。

        下一个,玻璃罩内,无数散碎的光芒,在黑与白之间变换不定,像是在阐释阴与阳这对终极奥义。

        黑白源质,对应着第二条序列,刀剑客。

        李庆如法炮制,得到的仍然是否定的记过。

        第三个玻璃罩,湛蓝而幽冷的星光,对应着第三条序列的星海源质……

        第四个玻璃罩,深灰色的械源质,给人以金属的质感,对应着第四条枪手序列……

        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那个玻璃罩,万物源质,这类源质,形态上不再是没有实体的光芒,而是深蓝色的、形态瞬息万变的光点……

        片刻后,李庆再一次盖上遮光布,再一次摇了摇头。

        五种源质,没有一种自己能与之亲和。

        法阵外,宋秋紧紧盯着李庆,像是再自我挣扎着确认什么,好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没有人会在这件事上说谎。

        当李庆走出阵法,回到他身边时,宋秋才稍微回过了神,他张了张嘴,虽竭尽全力,却仍是掩不住声音发颤:“现在,只有一种可能。”

        “你,李庆,是一名先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