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五章 重新认识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五章 重新认识

        当李庆来到治安局二楼走廊尽头,进入特调局办公室时,宋秋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他既没看报纸,也没有手捧文献,一改此前的懒散,就那么静静地坐着,脸上看不出喜怒。

        待李庆关好了门,宋秋才站起身去到书架旁,拨动书册,打开密道,一语不发地朝下走去。

        李庆跟在宋秋后面,进入藏书室,像前一次那样,在角落的办公桌旁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现在真的在朝猫头鹰进化了……从光明进入黑暗,李庆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还有一股淡淡的愉悦,这股愉悦来自于躯体机能的快速提升,也来自于精神世界的有益反馈。

        不需要开灯,一片漆黑中,李庆甚至能看清楚屋顶角落的蛛网。

        但宋秋不是一个喜欢黑暗的人,他拨动开关,让明黄色的灯光再次笼罩了这座废弃已久的秘密书库。

        随后,宋秋来到办公桌旁,拉开椅子坐在了李庆的对面,他的面前放着一个水杯,看来是早早地就做好了与李庆促膝长谈的准备。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发现敌对的超凡者,要第一时间向组织汇报,向我汇报?”

        李庆微微一怔,他正在为昨夜发生的事情组织语言,但听宋秋的口气,似乎已经是掌握了情况,“你都知道了……”

        宋秋眉头皱起,让他本就十分显老的脸上又多了几条皱纹,他敲敲桌子,打断了李庆的话,“你想说什么之后再说,先回答我的问题。”

        李庆点点头,说:“有说过,我也记得,但当时的情况,实在不允许我回来向你汇报。”而且大半夜的,我也找不到你的人,这后半句话,李庆就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事实也确实如此,凶犯近在眼前,李庆不可能错过这种机会。

        像郑永文这样濒临疯狂的超凡者,本质上已经与一颗进入倒计时的定时炸弹没什么两样,与其放他逃走,把选择权交到一个疯子的手上,倒不如果断出手,将其引爆。

        虽然这个引爆的结果,看起来也一般,罪人伏诛,却也牵连了许多条无辜的性命,但相比于更大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更坏的结果,就算重来一次,李庆依旧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至于这么做的动机,李庆心中尚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许真的就只是凑巧碰上了,一时手痒想试试自己的能耐,也或许,是他心中真的尚有一丝正义未泯,这才像高志槐与马宁远说的那般,以身涉险,勇斗凶徒。

        所以,哪怕一进办公室的门,宋秋就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李庆心中,也没有半点怯意。

        他问心无愧。

        像是能读懂李庆心中的想法,宋秋沉默了一阵,将这个话题暂时放到了一边,下一句话,差点让李庆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其实掌握了超凡能力,是超凡世界的一员?”

        宋秋将李庆的神情尽收眼底,敲着桌子,抑扬顿挫地说道:

        “这是你犯的第二个错误,向组织隐瞒个人关键信息,对组织不忠诚。”

        只是这样……李庆心情像是坐过山车一般,稍稍平复了些许。

        “在说回你无组织无纪律的问题之前,你有必要,先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宋秋板着脸,眉毛都要拧成一股了,“老实说,我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一开始就向福永那边说明自己的情况,你就可以被调到那边,住到真正的城市里去,就可以拥有更好的薪资待遇,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陪着我这种边缘人员在宁浦这种朝不保夕的小县城做整理文献的工作。”

        李庆沉吟片刻,考虑着宋秋说话诈他的可能性,最终,他还是选择相信眼前这位传授自己超凡知识的老师,向他坦诚了自己的情况。

        当然,对于掌心的红月,李庆只字未提。

        “就因为这个?”宋秋神色有些古怪,随即叹了口气,说:“怪不得联盟被北边那群蛮子打得节节败退,在软实力上,的确差得太多了。”

        “肖锦说的‘只有一次机会’,几年前就被一位学者否定过了,在第一次觉醒试炼中失败的人,只要条件允许,完全有可能再次进行第二次的觉醒,只是这样做要承担更大的风险,毕竟第一次觉醒试炼的失败一定是有原因的,第二次试炼,相当于是揭开伤疤,让未经过源质强化的精神受到更深层次的刺激。”

        “如果将人比作一根细绳,说第一次觉醒,现在也被称之为自然觉醒,是将这根细绳绷直绷紧的话,那第二次觉醒就是在让细绳绷直绷紧的基础上,用锋利的刀片不断地挑动细绳,稍不注意,便是绳断人亡的下场。”

        听了这个形象的比喻,李庆心中一阵无语,搞半天,是自己见识太浅,白白担心了一场。

        看来要赶紧上报,让自己的待遇再往上提一提,不,还是不要上报,就现在这样也还不错……李庆这么想着,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算是落了地。

        “这个问题算你过关,但你贸然出击,害死了这么多条人命,你又要如何解释?”宋秋面色一肃,话锋也随之一转。

        李庆立刻收敛了心神,反问道:“如果放他离开,结果就会比现在更好吗?我承认,因为我与他的交手,导致了浦华公寓被焚毁,导致了人员伤亡,但你知道郑永文都干了些什么吗?他在房间里刻下法阵,用人的心脏来为自己催生源质!这样的一个疯子,你要让我把主动权交到他的手上吗?”

        宋秋微微一怔,却是没有想到李庆的反驳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犀利,“你不要找借口,你分明可以……”

        “我没有找借口,我也不可以!”

        斩钉截铁的话语落下,李庆看着眼前的宋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老宋,我知道你经历了很多,你的故事肯定比我的要精彩的多,你也是超凡者,对吧?是第五条序列,学士?”

        “但不管你是哪条序列,都该知道,有些时候,情势所迫,情非得已。”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句话,似有千斤重,是以说出这句话后,李庆如释重负般用力地靠在了身后的座椅上。

        这些话,算是李庆的一些个人感悟吧,他不想对道德问题大谈特谈,所以也就不去说这个“牺牲”究竟是不是必要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看见那些烧焦的尸体时,他的心中也未曾没有些许的波澜。

        但眼下这个时局,战云诡谲,人人自危,真如宋秋自己所说的那般,朝不保夕,今天只是一栋公寓大楼,数十条人命,当真正的危机来临,城池倾覆,遭殃的,又岂止是一楼一厦?

        李庆还没有天真到以为凭着自己现在的能力就天下大可去得,不说别的,在郑永文将那些源质全数吸纳入体后,就已经能够看穿自己的行迹,只可惜力量的代价是疯狂,对一个疯子而言,无论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也都是无济于事。

        宋秋的眼神有些恍惚,这位面容与实际年龄极度不符的男人似是回忆起了什么,良久,开口道:“看不出来,你倒是有几分枭雄之姿。”

        这句话,听不出宋秋是在讽刺还是在称赞,李庆便以沉默应对。

        宋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方才那几句话,似乎已经让他口干舌燥,“你说对了一半,我是超凡者,但我不是学士,用你那颗脑袋好好想想就能知道,第五座方尖碑掌握在北联邦的手中,这才多少年,南联盟怎么可能掌握这条序列的力量?”

        “我之所以知道这么多,只是因为我勤于研究,并且通过自己的门路,接触到了北联邦的学术前沿而已。”

        对于宋秋这些洋洋自得的话,李庆选择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没有对宋秋所处的序列刨根问底,而是关心起自己的事情:“你会把我成为超凡者的事情汇报上去吗?”

        宋秋像是看神奇物种一样看着李庆,说:“为什么要汇报?你怎么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还是说,你希望我把这件事汇报上去?”

        是你自己刚才说隐瞒情况就是对组织的不忠诚……李庆沉默着,对宋秋古怪的脾气算是有了新的认识,而且,这个老宋,

        “既然你是超凡者,那你的培训计划,就要作出相应的调整,应该比文职人员学的更多,更深入一些。”

        宋秋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清单,在上面画了一把叉。

        李庆撇了一眼,见上面密密麻麻的罗列着许多条目,想来都是之前自己以文员身份入职时的培训内容。

        “等等,”见宋秋想把清单撕碎,李庆连忙叫住了他,“这一条,我觉得可以保留。”

        宋秋略感诧异,“商小篆与商文化,想不到,你竟然对这个感兴趣。”

        “也可以,但超凡者最重要的,还是对自身超凡潜力的挖掘与对源质与方尖碑的认识。”

        “四象使、刀剑客、观星者、枪手、学士,你是哪一条序列?”

        宋秋目光灼灼地盯着李庆。

        后者,犹豫了片刻,说:“好像,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