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四章 惊雷阵阵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四十四章 惊雷阵阵

        高志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用这个动作来表示他发言的结束。

        当事人李庆,头也不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好像高志槐话里的“李庆”说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余音未绝。

        这一番汇报,在会议室中,当真是如惊雷炸响,掷地有声。

        简短汇报,实际上,也确实很简短,高志槐立场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又一次,毫无征兆的与李庆站在了同一边!

        除此之外,更是狠狠地踩了陆跃东,这个与他共事超过五年的老搭档一脚,其措辞之严厉,就差直接点陆跃东的名,指着他的鼻子,责备他办事不力了。

        到场的诸多官员,彼此之间面面相觑,是因为高志槐对昨夜纵火案的定性,更是因为他表现出的异于寻常的态度,这可不是治安局自己关起门来开的内部交流会,出席这次会议的,可是还有一位县长、两位副县长和坐镇县衙各个关口的诸多同志。

        其规格,已经不亚于治安局向县政府作正式汇报了,甚至因为案情特别重大、影响极其恶劣的缘故,在人员配置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且不说这起火灾的背后究竟有怎样的因果,李庆又是如何参与到其中,在这种场合,你一个大局长这么说话,直接给自己手下的副职领导一个下不了台,这样真的好么?

        当真是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面子也不留,一点情分也不讲。

        陆跃东沉着脸,笔直地坐着,这位身板硬朗的大汉捧着茶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到了他这个位置,也算是说得上两句话,自不是怕,而是气愤。

        他不服。

        浦华公寓的杀人事件,陆跃东自认已经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做出了布置,甚至昨晚连觉都没睡,熬夜与刑侦科的几个手下在小会议室研判案情,资料在办公桌上堆了半人高,抢时间,以期能找出线索,迅速破案。

        但浑身解数使尽,除了将这起杀人案与‘一二七’案件并案处理以外,便没有半点进展,并案处理后,凶犯行踪愈发诡异,行动轨迹已经覆盖了大半个宁浦,全无半点规律可循,虽说几名受害者的特征有所重叠,但现在的宁浦,经济如此不景气,暗地里从事相关特殊职业的女性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实在也说明不了什么。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如此严峻的案情,重重迷雾,自己这边一众经验丰富的老手绞尽脑汁都不能有所突破,你李庆一个才加入治安局,屁大的案子都没办过的毛头小子,就真能抽丝剥茧,拨云见日不成?

        开什么玩笑!

        至于什么在浦华公寓将郑永文逼得走投无路,什么虎胆雄威、以身涉险、勇斗罪犯,更是狗屁不通,一派胡言!

        昨天他陆跃东赶到浦华公寓时,那李庆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而且当时他的人仔仔细细的将凶案现场搜了几遍,也没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转眼间,李庆就在案发地将罪犯逼死了?

        他这边还在办公室里和一众手下抓耳挠腮,愁眉不展呢,李庆就已经跟罪犯真刀真枪地干上了?

        这是在打他陆跃东的脸,打整个宁浦治安局刑侦大队的脸!

        且不说郑永文为什么,又是什么时候回到浦华公寓,就算是真遇上了,李庆单枪匹马,能够与一个手段凶残、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相抗衡,甚至将其“逼得走投无路”?

        又开什么玩笑?

        这高志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要在这种场合,做这么一番漏洞百出的汇报,踩自己捧李庆。

        陆跃东心中激愤,心中对高志槐的称呼也从平时的“老高”、“高局”变成了直呼其名的“高志槐”,若不是对面坐着的陆鸣频频扫过来眼神,他早就拍案而起,要与高志槐来个当庭对质了。

        这微妙的一幕,更让注意到这边情况的人心中摇头不已,这个关键档口,高志槐弃陆跃东这么一个经验丰富,很是办过几件大案的老同事不要,而力挺一个年纪轻轻,说话都把不住门的新任副局,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么?

        李庆在治安局月度会上的事迹早已传开,基层人员眼中的正义凛然,在其他的人眼中,就远不是那么回事。

        前后这么一闹,高志槐算是把这对在宁浦能够呼风唤雨的陆家兄弟,彻底得罪死了。

        这老高,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最关键的,马县长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坐在马县长旁边的陆鸣,阴沉着脸,心中也是十分气愤,他和陆跃东之间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高志槐不可能不知道,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这高志槐,看不见自己就坐在他对面么?

        但气愤之余,更多的则是疑惑,昨晚,陆跃东就派人将案情的进展告知了陆鸣,对案情的复杂程度,陆鸣心中也有谱,尤其是其中牵扯到了郑永文,这个刚刚被马县长亲自颁过奖授予荣誉的宁浦商界精英,办起来,就更需慎之又慎。

        另外,高志槐的汇报说的十分粗略,语焉不详,措辞之间,疑点重重,这些陆跃东和自己都能想到的事,以马县长的深沉心思与虑事周密,不可能想不到。

        陆鸣知道,马宁远看似粗犷,其实是个极精明的人,不说其他,能坐上宁浦县县长这个位置,本身,就能很大程度上说明一些问题。

        最后,当初抓捕温从龙、袁野一干人等,宣布‘一二七’案结案时,高志槐也是点头批准了的,现在李庆突然冒出来,高志槐就立马调转船头,不惜自己打自己的脸也要力挺李庆,这背后的原因,着实值得深思。

        莫不是,高志槐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李庆手中?

        想好了切入点,陆鸣酝酿了一阵,自认可以自圆其说,正准备开口,却不料,一旁的马宁远却率先发了话:

        “嗯,对于像李庆这样冲锋在前,具有大无畏精神的同志,确实应该给予表彰,而且要树立典型,重点表彰!表彰的具体事宜,就由你们治安局提个报告上来,拿给陆副县长和我批一批。”

        说着,马宁远转头看了一眼陆鸣,后者却像是被魔鬼摄住了魂魄似的,全没有半点回应,马县长也不管他,继续说道:

        “当务之急,还是要做好浦华公寓火灾善后工作,几个方面吧,我先简单讲一讲我的看法,一共有四个点,供大家参考,”

        首先,对英勇牺牲的同志,除了进行表彰之外,按照相关规定,走好程序,尽快把抚恤发下去,不能出现“一人垮,一家垮”的事情。对于抚恤金的发放,老高你要亲自盯,用好反馈经验,不要又发生上次的事情,让英魂含冤,让活人蒙羞!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一次,要是再有抚恤发放不及时,不足额,乃至于侵吞抚恤金的事情发生,必定严惩不贷!”

        “第二,是对舆论的控制,眼下是什么节骨眼,不用我讲,相信各位同志心里也都很清楚,我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但这个口,绝对不能从我们宁浦这里开!县宣传办公室、治安、工商、消防等相关的几个部门,要统一口径,一致对外,把这块工作抓起来,要狠抓、深抓,而且要‘抓铁留痕’。”

        “第三,对于浦华公寓周边的居民,要做好安抚,这一点可以和我刚才说的舆论控制结合起来,古人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们要内外兼修,内外兼顾,内部不能出事,外部也要做好工作,民众的思想很活跃,很复杂,各位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干部、老同志,这一点,相信不需要我再强调,这个事也不是治安或者消防哪一家的事,几个相关部门要形成工作合力,后续尽快议定,拿个方案出来。”

        “第四,是要吸取教训,这次火灾,固然事发突然,但平时的预防做没做到位,消防宣传有没有宣传到位,是不是做到了防消结合……”

        在马宁远说话的时候,会议室里,除了李庆以外,其余的人都埋着头在本子上刷刷刷地记录着,至于执笔的人心中各自到底是怎么想的,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锤定音。

        陆鸣还好,在最开始的短暂恍惚后,及时调整了过来。

        陆跃东则没他那么好的心态,握着笔杆子的手骨节发白,一连戳破了好几层纸,仍浑然不自觉。

        接下来,各相关部门的人先后发言,大体都是跟着马宁远的步子走,或是积极表态,或是简单的做一些添添补补。

        随着马宁远的一声“散会”,会议室里,座椅挪动,呯呯哐哐响城一团。

        李庆是第一个走出会场的,对于什么表彰,他并不如何在乎,至于高志槐与马宁远的态度,就更不被他放在心上。

        是以当马宁远的秘书走过来跟他说,马县长想与你单独说说话时,李庆想也不想便一口回绝,只留下那位小秘书一个人,呆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