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三十一章 开会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三十一章 开会

        李庆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

        老屋仍旧是那副老模样,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家的温馨。

        没有人,也就没有家。

        李庆洗了一把脸,他其实不困,所谓的“休息”与“上班”只不过是最容易想到脱身借口而已。

        黑夜降临,在黑暗亲和的加持下,李庆明显感觉到自己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显著的提升。

        那是一股猝然加身的神秘能量,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如困鲸入水,似猛虎返林是更敏锐的知觉、更敏捷的身手与更强的力量,而李庆要做的就是渐渐适应这种变化。

        白天蛰伏,夜里活动,这样一来,李庆的作息会变得很奇怪,他可不想打被人看见在上班的时间打瞌睡,这会给人留下消极怠工的不好印象。

        而且这个如同夜猫子般的能力,似乎真的是与五条序列中的任何一条都无法对应,四象使、刀剑客、观星者、枪手、学者,唯一看上去能搭一点边的就是观星者,毕竟星星实在夜里出现,这就要求超凡者在晚上下苦功……

        不知道具体的序列,就无法收集炼化相应的源质,李庆在试炼境中得到的那一团暗红色源质便永远都是一件摆设。

        在商庆号上时,李庆还不知道杨开甲与鸭舌帽男子死亡后产生那团物质就是源质,只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其收集了起来,现在想来,倒是意外之喜,说回来,自己还不知道如何辨认五种源质,看来又得向老宋请教。

        胡思乱想着,李庆忽然瞥见卧室中散发出一点绯色光亮,心头一跳,却是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谨慎起见,他再次遁入阴影,让灰色成为自己世界的主色调。

        进到卧室,李庆不由得微微一怔,就见在书桌的一角,赫然存在着一团人头大小的绯色光芒,这团光芒,明灭不定,时明时暗,

        漂浮在半空中的绯红将铜书包裹,丝丝缕缕的灰色物质围绕这团光芒上下飘飞,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有一缕灰色物质钻入铜书中,被铜书所吸收。

        是源质!

        不需要任何人教,对源质的感应是每一个超凡者的觉醒之后所附带的本能。

        李庆早就知道这本铜书乃是一件不同寻常的超凡物品,但在自己上次翻阅后,它便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书桌的角落,不见任何奇异之处,怎么现在突然……

        莫非是那张长牌?

        李庆猛然想起,自己出门前,曾把那张从试炼境中带出的长牌夹在了铜书里,他一直在猜测这多出的第八十五张牌有什么用,却不想会插下这无心之柳。

        等到铜书将所有围绕它飞舞的源质吸收干净,绯芒散去,铜书落回原位,一切回归平淡。

        李庆目睹了奇异现象消失的全过程,确定了没有在窥伺后,他缓步上前,带着复杂的心情,再次翻开了这本古韵十足的铜书。

        那张长牌是不是铜书发生变化的原因,铜书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很快,李庆就可以知道答案。

        “咯咯咯……”

        金属卡壳的声音出现,但当李庆的目光真正落在铜书上时,这阵令人心中发毛的声响便戛然而止。

        在李庆的注视下,一个个蝇头小篆陆续在铜书中浮现,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上次新起的一段便被补充完整,那把无形的刻刀很恒定不变的速度续写着这篇日记。

        很快,第一页被写满,铜制书页自主翻动,刻刀不停,继续着它书写的使命。

        这一次的内容比上一次要多的多,足足写了两大页,“咯咯”金属卡壳声才再次出现。

        李庆将书写完毕的铜书拿起,把能翻开的几页仔仔细细地翻了数次,仍是不见长牌的踪影。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在李庆的意料之中,铜书既然记载了自己所经历的试炼境的内容,那么自己从试炼境中获得物品可以反补铜书便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这样一来,李庆也可以换一种角度去看待铜书与试炼境的关系。

        如果将试炼境比作一个副本,那铜书就是这个副本的攻略,虽然这个攻略有时候不太准,在一些关键的地方略有偏差,但这并不影响这本攻略的价值,它提供的是一个准确的大方向,这对于进入试炼后就两眼一抹黑的李庆来说无疑极有帮助。

        自己在试炼境中获得物品,比如那张长牌,则可以视作李庆在完成了某件任务后获得的奖励,至于任务的内容,则会日记的字里行间做出提示。

        看来商小篆的学习也得提上日程了,但这对初等教育学历的李庆来说,委实也是一件难事。

        李庆脑中思绪翻飞,他缓缓合上铜书,一只手搭在铜棕色封面上,盯着卧室中某处虚空,像是入定的老僧般,一坐便是一宿。

        ……

        二月的宁浦正是霜寒露重的时候,寒雨带着潮气,哗啦啦的落下来,徒惹人骂。

        宁浦县治安局一楼的大会议室,县里主管法制工作的副县长陆鸣正“旁听”高志槐主持的县局月度例行工作会议,县局正股级及以上干部皆有列席。

        在这个南北战事一触即发的节骨眼上,大家其实也都无心工作,加上众人普遍对这场战事的胜负持悲观态度,这种消极怠工的情绪便弥漫的越发厉害,听着高局长拿着稿子照本宣科的工作情况汇报,会议室里的一干人的变现可谓是演绎出了众生百相。

        有看似认真倾听,实则眼珠子半天都没有动过一次的,有拿着笔在本子上转着圈,不知比划着什么的,有眼观鼻鼻观心不闻世事的,更有靠着椅背,不停的一下一下点着脑袋的——也不是赞成高志槐的说辞,就是太困,忍不住而已。

        坐在前排最末位的李庆则是一众干部中的异类,他身前摆着一本书,书上的字是宋秋一个一个写上去的,看到关键处,李庆便会用笔在一旁的笔记本上记录下来,以便复习之用。

        一大早来到局里,许子舒便向李庆通知了开会的事情,李庆初来乍到,不懂其中究竟,只有在会议开始后,看到会务人员将空位上那块写着宋秋名字的名牌撤走,他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宋秋,李庆压根就没见着他的影,但老宋今天肯定是来过了,不然李庆也看不到手里的这本书。

        这本《超凡入门》的墨迹并不新,想来是在以前老宋就编写好了,作为他授课的教材使用。

        书中的内容确实很适合他这个入门级超凡者,虽然老宋的文采一般,遣词造句重复颇多,却仍是能让李庆看的频频点头。

        “源质是超凡者力量的来源,它通过对超凡者的肉体与精神进行某种神秘的改造来让其拥有超乎常人的特殊能力,在经历觉醒试炼后,超凡者便可以感应到源质的存在,并从中甄别出哪一类的源质与自己的序列是相契合的。”

        “需要注意的是,方尖碑、源质与序列,三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是不容更改的,‘汝之蜜糖,彼之砒霜’,也可以更进一步的说,超凡者吸收炼化错误属性的源质比普通人服用过量砒霜要更加危险,后者只会害了自己的性命,而前者则会祸及旁人,具体可参见第五章,超凡者的迷失与错乱。”

        “上述抽象的理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拿四象使来举例,这一条序列对应的是五色源质,那么其他四类源质就是他的‘砒霜’,四象使只能吸收炼化五色源质,而不能对其余四类源质有任何非分之想。”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人类精神世界的复杂性比之于超凡世界而言毫不逊色,源质在对超凡者精神进行改造的过程中,往往会伴随着对某种情绪的夸张、放大,甚至是扭曲,这也是为什么超凡者更容易患上精神疾病的原因之一。”

        “上述精神疾病除了一般认知中的自闭症、强迫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显性疾病外,更值得超凡者们注意与警惕的则是隐性的精神疾病,它们就像埋藏在你脑袋里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什么东西所引爆,将你炸的体无完肤。”

        “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蜜糖与砒霜’的说法,不同属性的源质对精神的改造有不同的侧重方面,如果将精神比作一个面团,当两种不同属性的源质被超凡者吸收后,超凡者的精神就会被揉的不成模样,表现出来的就是半疯癫的状态。”

        “源质的奥妙绝不仅仅止于此,后续的章节讲述了五种源质各自的特征、习性与辨认方法,另外加上学者序列的出现,源质似乎有了被切割、被分解、乃至于被转化的可能,当然,这些对源质的操作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没有超凡者敢轻易的在这方面做出尝试。”

        李庆将这些内容抄录完毕的时候,高志槐正在对这个月治安工作情况做展开汇报,并对“一二七连环杀人案”的顺利侦破做了着重汇报。

        听到“从犯袁野”四个字时,李庆便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过头向正照本宣科的高志槐望了过去。

        “砰!”

        高志槐正说到关键处,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披头散发女子闯了进来,她用力过猛,直接就扑倒在李庆脚边。

        当女人抬起头来时,李庆的瞳孔不由猛地一缩。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下班后他在上车点见到的那位阅读祭月教义手册的烟草局女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