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二十四章 起源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二十四章 起源

        “灯光是有些暗吧?小心点,你第一次走,最好扶着墙。”宋秋走在前方,单手扶着阶梯右侧的石墙,一边小心翼翼地往下挪,一边抱怨道:

        “我不知道给上面去了多少封信,反应过多少次这个问题,说这个阶梯通道设计的不合理,规划也不够全面,阶梯高度每一步差得太大,每一级石梯又修得太窄,我这种年纪的人,怎么落脚嘛?”

        说着,宋秋抬手指向墙上的照明煤气灯,道:“还有这个灯,隔这么好远才有一团亮,有什么用?我跟你说,要不是我据理力争,他们当初甚至一盏都没有规划!以为会走这条路的都是局里的超凡者,能摸黑走路。”

        在石梯两侧墙壁中段靠上的位置,每隔一定的距离就嵌有一盏造型典雅的煤气灯,这些煤气灯十分的智能,当有人靠近或远离时,其便会自主明灭,不需人工操控。

        灯座上的图案已不是枪剑交叉捧出的治安徽记,而是一座正立的方尖塔,塔外套了一个两侧细窄、中间肥厚的圆环。

        这似乎是特调局的专用标志,也不知道有什么象征意义……还有这些煤气灯,李庆思索了一阵,最终发现靠他在初等教育学校学到的那些知识并不足以对这个现象做出解释。

        “我是文科生,人文、历史、地理才是我的强项。”

        李庆在心里这样自我安慰道。

        “你说,这石梯是不是挺不好走的?”宋秋抱怨了一通,想起还有一个听众,便想在李庆的身上找到共鸣。

        李庆“嗯”了一声,止住了对煤气灯自动明灭背后原理深究的心思,说:“老宋你是什么时候进特调局的?听你语气,是局里的老人了?”

        “我在局里的工龄比你的年龄都大,”宋秋脚步微微一顿,随即恢复正常,“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宁浦分部的编制还是五个人,这些年的大趋势是把超凡者往回撤,撤到现在宁浦已经是一个战斗人员都不剩,只留了我一个,你来了,就是两个。”

        “果然,宁浦是被放弃的地区……”李庆低声重复道。

        “早就是了,自从南联盟在第五座方尖碑争夺中失利,上层那些人就已经决定放弃边疆地区,收缩战线,再寻转机。”宋秋讲起这些家国大事时给人以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那攀着石壁摸索着向下的身形似乎也变得有些不同寻常。

        “方尖碑?”李庆想到了那些灯座上的尖塔图案,而这个名词,他之前也从未听人提起过。

        “你不知道?”宋秋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包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李庆老实地摇了摇头。

        “看来你加入特调局的行为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宋秋停下脚步,先问了李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你知道特调局的全称是什么吗?”

        “南联盟特殊事件调查局。”对这个名字,李庆已然是熟记在胸,但在回答宋秋问题时,仍是显得十分慎重。

        宋秋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又问:“那你知道,南联盟特殊事件调查局的前身是什么吗?”

        这一次,李庆被问住了,闭口不言。

        宋秋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转过身,继续朝下走。

        他与李庆分别处在两盏不同的煤气灯下,平稳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或许也就是这一种距离,让他的声音染上了一种飘忽的意味,让人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那还得从两百年前说起了,毕竟超凡者的出现就是在那个时候,那时还是商王朝的天下吧,虽然时局已然不稳,朝堂暗潮涌动,江湖风云四起,但好歹还是大一统的表象,没人敢打破那微妙的平衡,最后一任商君也算勤政,再给他一些时候,商王朝的福祚或许还能延绵几世也犹未可知。”

        “或许也是命中注定的,在这种时候,浮龙山竟然发生了变故。”

        听到“浮龙”二字,李庆微不可觉地吸了口气,凝神倾听。

        宋秋脚下不停,他似是对这段历史记忆尤深,不需分太多心,便能像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此变一出,举国皆惊,得商君授命,商王朝古遗迹开发与保护委员会马上组织人手,开赴浮龙,一场浩浩荡荡的考古开发行动就此拉开序幕,”

        “中间的过程我就不细说了,你若是有兴趣,等会儿到了藏书室,你可以找相关的书籍看一看,反正你日后的工作也多是跟那些书籍打交道。”

        “考古大队历时一个月零九天,是在八月……八月七日吧,挖出了第一座方尖碑,从那时起,第一个超凡者也随之现世,这是时代演进中的重要一步,但对于帮助时代迈出这一步的人,也就是那些参与到发掘行动中的人来说,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随着方尖碑的出世,一种被我们称作源质的物质在空气中的浓度急速攀升,对于超凡者来说,源质是养分,是他们超凡力量的来源,而对于普通人来说,源质却是致命的毒药,是生命的收割机,是死亡之神无情挥舞的镰刀,”

        说到这里,宋秋结束了那种讲故事的口吻,恢复了原来的平静语调,像是一位在写结语的论文作者。

        “大部分人都死了,幸存下来的那些人都成为了同一类的超凡者,他们是最初‘觉醒’的一批人,现在的学者喜欢称他们为‘初代’,当然,这只是一个叫法,在超凡的道路上,他们也并不比后来者走得更远。”

        宋秋的声音在两侧石墙中间来回摆荡,余音袅袅,历史的沉重回声一下接着一下敲在李庆心头,让他的心绪难以平静。

        李庆心中震撼,脑海中是一团乱麻,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理清自己的思绪,他有太多的疑问,也需要时间将这些疑问分点列出,以期寻得解答。

        这是关乎李庆身家性命的事,也是关乎李庆未来前路的事,他不可能不上心,更不会只求个一知半解,敷衍了事。

        说话间,宋秋突然停下脚步,从腰间摸出了他那串极具复古意味的钥匙。

        一扇绘刻有方尖碑与圆环图样的铁门出现在右侧的石壁中,在灯光的照耀下,乌黑的铁门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一股庄严肃穆的感觉油然而生,让人的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了些许。

        此处并不是石梯通道的尽头,石制的阶梯还在螺旋向下,不知通向何处。

        宋秋这一次用上了一把圆头的铜制钥匙,钥匙上用线条刻出流畅的花纹,他将钥匙插入锁孔,同时说道:“你现在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先进来吧,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只要你问的出。”

        啪。

        煤气灯被打开,将铁门背后的世界照得通明。

        如宋秋所言,铁门的背后是一间藏书室,一排排木质书架上零星陈列着一些年代感十足的典籍,随着南联盟收缩防线特调局人员向内撤离,大多数的典籍都在撤离中被人带走,致使书架的大部分地方都空了出来。

        在这些书架的旁边,摆放着一套纯木质的办公桌椅,从种种细节可以看出,它们已经很久没有被使用过了。

        “你肯定想象不到,这里曾经是南联盟十三处秘密书库之一,”宋秋靠在铁门旁的铁栏杆上,望着眼前这略显萧索的景象。

        他说话总是这样,语气不明确,让人不知是在讽刺还是在怀念,“那时候,这里由我们宁浦分部的五个人共同看管,当然,主要是我,他们四个,哪怕是蕙质兰心的戴小姐,也根本不明白这些典籍的重要性与其中所蕴藏的奥妙。”

        “现在应该不能叫她小姐了,得叫戴婆婆可能比较合理,不过她总是驻颜有术,随着超凡能力的精进,永葆青春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她愿意把源质浪费在皮囊上面。”

        干燥木头的淡淡香味在鼻尖环绕,李庆跟随着宋秋的脚步,走下了折角楼梯。

        “在以前,我们这类文职文员要负责的事情很多,比如充当图书管理员的角色,对书籍进行分类、编号、保养、除尘、防蛀,传递文件、编写文件……”

        宋秋如数家珍地说着工作的事情,李庆就是心中再好奇,也不好在这个关头打断他。

        “而现在,这些冗杂的工作统统不用做,作为被放弃的特调局分部的文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破译’这些被留下来的,与初源时期相关的典籍,”

        “怎么跟你形容呢……对了,《冬夏》你知道吧?这些初源时期的典籍记载十分简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扩写成《冬夏公羊传》、《左氏冬夏》那样的书籍,我们的笔力和见识都有限,哪怕只能扩写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上交上去也是很大的功劳。”

        “但现在,我们还是先继续之前的话题,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知道不把那些问题解释清楚,你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认真工作。”

        宋秋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他抬起头望过来,眼眸中倒映出李庆的身影:

        “超凡的力量的确迷人,但凡接触过的人,都无法拒绝它那致命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