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序列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一章 禁令

第一卷源起浮龙 第一章 禁令

        汽笛的轰鸣声与机械齿轮咬合发出的极富节奏的“哐吃”声在耳畔回响,李庆坐在坚硬如铁的火车座位上,身周是复古意味极浓的车厢与穿着“怪异”的人群。

        与旁人或是低声说笑或是安然浅眠的舒适惬意不同,李庆一张脸紧绷着,眼白满是血丝,双手局促的按着大腿,像是一只误入虎穴的兔。

        前一刻,他还在被失眠困扰,在父母留给自己的空壳般的屋子里辗转反侧,下一刻,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李庆尝试着冷静下来,他做了几个深呼吸,随着胸口的起伏,气息通过嘴巴与肺部形成交换,新鲜空气涌入大脑,让焦虑得以缓和,也让思考成为可能。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掌心,在那里,有一轮圆满的绯色月亮。

        绯月像是镶嵌在血肉与皮肤中的精致文身,在那一层如纱如雾的红芒之下,其表面不规则的斑块清晰可见。

        李庆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这次“穿越”,绝对与这轮红月脱不开干系。

        在李庆身前,是贴着车壁的原木色桌子,正中央放着一盏煤气灯,灯的底座被固定在桌子上,以尽最大可能预防列车颠簸而可能导致的意外,周围放着两小摞半折的报纸,纸张起了不少褶皱,微微泛黄。

        在木桌的另一端,也是李庆的对面,坐了一位染着墨绿色头发,戴着咖啡色单框眼镜的忧郁青年,这位青年正单手撑着下巴凝视着窗外,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深沉的人生思索。

        窗外是雨声淅沥的傍晚,雨珠打在玻璃窗上,先是碎成无数的水点,随即就在复杂的力学作用下汇成一道道小水流淌下,直至无影无踪。

        在相邻两扇玻璃窗之间的车壁上,用小篆体写着一个规整的“商”字。

        李庆喉咙滚动了一下,他伸手抓过桌上的报纸,待看清报头旁的那一行特地加上去的小字时,瞳孔不由猛地一缩。

        厚照十二年七月十八日商铁庆字号特供,第16期,总第254期。

        梦境?幻境?还是真真实实的穿越,穿越回了两百年以前,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

        李庆艰难地转动脖子,看着玻璃窗中倒映出的熟悉面容,他的样貌没有改变,这或许意味着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他,而没有成为别人。

        这一转头,李庆才看见有一只皮包放在他这边的座位上,皮包半敞开背靠着车壁,里面透出零星白色,似乎装了些文件。

        从位置判断,这个包的主人应该就是自己。

        李庆身子有些发僵,他草草扫了几眼就放下报纸,随后稍微活动了一下肩膀,伸出手将皮包拿过来放在腿上。

        包里有一个信封、一份文件与纸币,纸币不多不少,十元零五角,在那张五角棕紫色相间的纸币上,印有商王朝第八代君主商武帝的大头贴像。

        文件则是一份档案,上面贴了照片,其余部分则写明了他现在的身份:李庆,男,20岁,古四二七所初级研究员,毕业于燕台大学历史系,剩下的格子里则列明了他的求学经历与所获荣誉。

        除了最开始的三项信息与照片外,余下的,李庆都自觉受之有愧。

        这张纸是双面印刷,比起前一面错落有致的表格,背面则要简单许多,只有寥寥数行。

        只这一翻面,一股寒气瞬间顺着李庆的脊柱冲上了脑门。

        在背面,用有别于制式表格用字的花式字体写着三行小字,一行墨黑,笔力苍劲:

        “请在南阳站下车”

        余下两行字迹鲜红,笔画之间多有牵连,像是条条将断未断的血丝:

        “请做个有礼貌守道德的好人”

        “请不要与除列车员之外的任何人说话”

        后两行“请”开头的文字,仿佛是某种意味深长的忠告,血淋淋的,让李庆一颗心突突乱跳。

        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李庆赶紧将这份文件塞回了皮包里,四下环顾一眼,见没有人察觉自己的异样才稍稍宽了些心。

        无论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对于初来乍到的自己而言,还是遵照执行为妥。

        “先生?”

        温柔悦耳的声音在李庆耳畔响起,就是这样的声音,却让神经紧绷的李庆吓了一跳。

        说话的人一身藏蓝色制服,配以红色的裙摆没及小腿,自底部开叉到膝盖,蹬着黑色秀气小低跟皮鞋,皮鞋内是黑色丝袜包裹的足踝与脚背,干练而不失韵味。

        这一身,乃是商字号火车列车员的标准打扮。

        列车员小姐抬手撩了撩额前的秀发,露出一张容颜姣好、挂着职业性微笑的白皙脸庞,她微微躬身,压低了声音说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您需要来杯水吗?”

        不要与除列车员之外的任何人说话。

        是列车员,那就没有问题了,李庆暗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忽而灵机一动,问道:“下一站是哪里,还有多久能到?”

        列车员小姐一边为李庆倒水,同时用温柔的声音说道:“下一站是南阳,大概还需要三个小时。”

        自己需要在南阳站下车,换句话说,就是需要坚持三个小时。

        得知这个消息的李庆终于是明确了目标,他不再像无头苍蝇般六神无主,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

        倒完水的列车员并未立刻离开,而是站在李庆身旁,一语不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刹那,李庆眼角余光瞥见的列车员小姐,那张白皙的瓜子脸上,娇小的红唇慢慢咧开,露出森森滴着口水的利齿,瞄了眼影的眼睛开始鼓胀,显得异常狰狞!

        “我替他付了。”

        另一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响起,一直盯着窗外的墨绿发色忧郁男青年转过了身子,摸出一张五角的纸币,沿着桌面推到列车员小姐的跟前。

        指甲隔着纸币,在木桌上带起连串刺耳的声响。

        “有什么需要随时再叫我。”狰狞消失,职业性的微笑再次出现在列车员小姐的脸上,她不再打扰,蹬着黑色低跟皮鞋,推着小车,“嗒嗒嗒”地远去。

        原来倒水并不是免费的。

        或许是列车员小姐脸上那不知是不是错觉的狰狞让李庆有些恍惚,也或许是忧郁青年释出的善意让李庆放松了警惕,一句“谢谢”,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不要与除列车员之外的任何人说话。

        话出口,李庆才猛然惊觉自己犯了大错,但说出去的话却是收不回来了。

        可是,预料中的危机并未降临,商庆号火车仍旧向前,车厢内的乘客也没有丝毫异动,甚至对面那主动替他付钱的忧郁男青年也已经把头又转了过去,望着窗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李庆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两行血字只是恶作剧,实则根本不必有什么顾忌?仔细想想,两行血字看似各不相干,实则彼此间委实有些矛盾,不许人开口说话,又如何能做到“礼貌”呢?

        从皮包中摸出五角纸币,李庆将其推向忧郁青年,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叫李庆,这是还你的钱,请务必收下。”

        一阵沉默,像是录像带卡了碟。

        半晌,忧郁青年缓缓转过头来,深深地望了李庆一眼,伸手收下五角纸币。

        在李庆诧异的目光中,青年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直至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就在青年消失的瞬间,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雨声、汽笛的轰鸣声、齿轮的咬合声与人们的说笑声、鼾声,统统不复存在。

        只有窗外的雨,像是在另一个时空,仍旧不知疲倦的往车窗上扑。

        在雨幕的背后,在那如鬼影般起起伏伏的山川的更远处,乌云之上的天空,呈现出一抹诡异的绯红。

        车厢内,所有乘客都抬起头,几十双冰冷的眼睛,像是得到某种命令似的,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不要与除了列车员之外的任何人说话!

        李庆头皮瞬间炸开,在莫大恐惧的刺激下,他的精神剧烈震荡,像是末日来临般,周遭的世界碎裂成片,在“轰”的一声巨响中,猛然崩塌。

        长久的黑暗,伴随着难以形容的阵阵剧痛。

        当意识再次恢复时,映入李庆眼帘的是熟悉的一切:床、书桌,发潮的白墙,以及窗外那经雨水沁润后绿得发亮的老树。

        他,回到现实了。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年近四十顾长明躺在翻看着手上的区域级密类文件:辖区内最新一批觉醒者的资料。

        忽然,顾长明轻“咦”了一声,坐直了身子盯着文件中的某一行,自语道:“这种原始的觉醒试炼境,到了现在竟然还存在?”说着,顾长明快速地将整份资料浏览了一遍,神色也从方才的讶异迅速转为了失落。

        “这个叫李庆的怎么回事,最简单的试炼境都被他遇上了,竟然还能失败?!”

        顾长明将资料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抬手捏了捏眉心,他习惯于藉由这个动作来舒缓内心的烦闷。

        依照规矩,这个李庆虽然觉醒失败了,但总归是活了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由顾长明这个分部负责人出面与其接触,而依据往日的经验来看,这种接触,大多情况下都是在浪费时间。

        【新书上传,不一样的冒险世界,一样的热血儿女,一样的快意恩仇!】